登录名;   密码:;   
分享到:
专访史南桥:摒弃符号才是真正的中式设计
2010/10/15 16:45:23    来源:中国建筑装饰网

著名设计师 专访史南桥:真正的中式设计

专访史南桥:摒弃符号才是真正的中式设计

嘉宾简介:

    史南桥先生在台湾执业二十余年,曾处理过上千个案,其为房地产公司所作样板房之空间利用以及风格之多样化为房地产销售创造了无数的佳绩。尤其小坪数及夹层空间的利用更使他赢得“空间魔术师”的美誉。

    98年至今在上海发展的五年中,除了设计房地产公司的样板房及会所个案,更在建筑及商务空间设计方面一展所长。在坚持其一贯的专业空间处理手法的同时,更兼顾作品艺术感的呈现。

    台湾高能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于1981年成立于台北,以杰出的设计、精美的质量、专业的精神,在美国、台湾、香港等地都建树了卓越的国际声誉。更于1999年进驻中国大陆,并在2001年设立了上海分部 –上海高迪建筑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由史南桥先生和几位国内外著名建筑设计师组成。

    高迪公司擅长于各类大型商业和住宅项目,在公司过去25年的发展历史中,涵盖了从大型居住建筑社区、商业设施、公共空间,酒店和办公楼等多个设计领域的优秀作品,成功遍及欧美,亚洲等众多地区并享有盛誉。

主持人(丁琦):史先生,我们比较熟悉,他主要在我们讲的空间的应用、样板房方面有独特的见解。所以大家既可以问很细致的设计问题,也可以问一些行业大趋势的问题。

记者:问一下史南桥老师,史南桥老师是从台湾过来的,对中国传统的文化、传统的建筑非常熟悉,是一个非常支持中国传统的东西,而且他的作品里传统的东西到处都可以体现出来。您从台湾过来,您对国际化或者现代化的这种东西更是非常的了解,是什么让你坚持用中国传统的东西来做的?
   
   
史南桥:你讲的这个问题要更正一下,首先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第二个,台湾其实从一八几几年,福建移民过去以后,基本上还是很中国。
   
   
记者:中国近一百年来,经过三次文化颠覆,在大陆,文化已经割裂了,很多的断层。五四运动给中国文化带来一次断层,文化大革命给中国文化又带来一次断层,而80年代以后,中国经济的复兴又给中国文化带来一次新的碰撞。对中国大陆来说,传统文化的东西,包括风水学,包括传统文化的东西,很多都是从台湾又回流到大陆本土,在这方面史南桥老师在他的讲座当中,在他的一些作品或者一些教育上都有体现。请史南桥老师跟我们分享一下。
   
   
史南桥:因为这里我是以台湾的身份,所以希望我从这个角度发言,向台湾取经的原因,只是有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断层,所以让台湾能够保存一些东西,回过头来再回流过来。但是我一向认为,我做设计,一般对于所谓的中国传统的东西,我不喜欢它是一个符号化的角度去看它。就像在座的年轻人都穿牛仔裤,我在台湾念政法大学建筑系的时候,来了交换学生,他们来了之后说你们为什么都穿牛仔裤,跟我们西方人一样都穿牛仔裤。当时我回答说:难道我们必须继续穿长袍马褂才是中国人吗,难道我们穿了牛仔裤以后就不是中国人吗。我认为其实所有的东西很自然的,所有包含你自己对于你自己文化的认同是很自然的。

   
目前在座的某些自认为是中式设计的时候,我们完全希望没有传统符号的。但我们希望表现在什么地方?我们希望从一种生活上去表现。所谓的生活是什么?就是琴棋书画,画个花鸟鱼虫,或者茶道。你发现这些元素在某些人现代生活中还是继续存在的。就像我妈妈还会继续写毛笔字,我妈妈书桌上还挂着笔架,真的每天会去用。当然现在发展成一些所谓的新东方主义,在新东方主义的时候,我认为也都是各种文化的融合,甚至东西方文化的融合,都是存在的。我们自己提倡的是一种自然,就是不做作,符合你自己的喜欢,符合你自己的需求,符合自己现代的生活。回过头来,我又会觉得我自己去看世博会中国馆的时候,整体为了追求更长远的持续发展,这些是对的,但是从一个设计师的角度去看中国馆的时候,我觉得太符号化。其他所有的设计先进国家不一定要把自己的传统建筑符号一定要进行强调,表现我是英国,表现我是美国,实际上你设计真的走到超前的时候,你认为设计带领一切,而不是由符号带领一切。不是一些传统制约你必须得做什么,而是从设计的角度去看。这是我自己个人的一些看法。

记者:很多次我居住的小区里有很多大妈问我:你经常跟建材商打交道,他们出的口号就是低碳环保,所以我的东西要比那些不低碳环保的东西要贵。所以很多消费者理解,因为低碳产品很好、很贵,所以带动了经济。各位设计师也好,你们现在聊到的低碳经济,可不可以给我们普通的消费者正确合理的定义?
   
   
史南桥:这个问题我抛砖引玉,很难定义。实际上低碳有各种说法,我自己感觉低碳、生态、环保、可持续,低碳有可能是对将来起作用的。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中国,现在消耗能源,有可能现在美国做得很好,但是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汽车废气排放量很高,他们也强调要把这个削减,要低排放。它这样做以后,整个对环境的保护,对自然空气的净化,对能源的集约,主要是这个概念。所以你刚才说的低碳带动经济,这是一个误解。

   
现在整个全球在做低碳,就是作为一个人责任心的表现。看到有些区域用电太厉害,关闸门,限电。限电是什么概念?限电是自由经济社会,有些地方现在觉得有问题,产不出来了,我们签约,我们碳排放量一定要达到某一个标准,而且要每年递减,这是世界的责任感。我觉得低碳是保护我们的地球。低碳现在变成一个时髦的词,感觉我就是比人家高一等,实际我觉得这个是错误的。我们现在做室内设计的时候也是这样。

   
我们现在在国际上有LED标准,在国内有绿色标准,但是我们并不要求每一个建筑都要全部走标准,因为投入量很大。所以我们现在做设计和业主协商,采用某些技术,污水处理,地缘热泵的处理,包括太阳能的利用等等,包括我做了很多案子是对阳光的利用,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外面的遮阳板稍微处理一下,现在达到新的效果就很厉害,里面的空调耗能就降了很多。稍微我们对一些水的循环利用再处理一下,每年用水量就降低很多。所以现在有可能说的小一点就是最简单的能源集约,说得大一点就是对环境的保护。

记者:我想问一下,刚才您谈到热导效应相对比中国好很多。刚才料到所谓屋顶花园的问题,就是在建筑上做绿化,在中国推行的话,大家都推说中国的屋顶绿化成本太高,在新加坡有没有比较先进的经验?

史南桥:前面讲的都是从规划,从建筑师角度去谈环保,实际上我想从一个室内设计师的角度来看所谓的环保、低碳。其实作为一个设计师,我们在台湾开始就讲究一个空间的效率,所谓空间的效率,就是你能够用10平米解决问题,就不需要做到15平米,你能够用100平米解决掉你的需求,就不需要做到120平米。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真正产生碳的最大的来源就是在建筑的工地,我刚刚讲空间的效率,假如你能够在有限面积之内完成到你需求的时候,你不需要盖那么高,反过来说你可以不需要盖那么多房子,相对就可以更大量的减少碳的排放。所以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原则。

我们第二个原则,相对来讲我们认为其实是简化了造型,所有在我们室内的需求来讲的话,你的造型越复杂,相对材料需要浪费的更多。反过来讲,人在简化的造型中一样能达到你的效果,这是我们认为好的设计。因为我做的都跟房地产公司有关,房地产公司为了卖出更高的房价,为了想要营造豪宅的气氛,相对用更多造型、更多材料的堆砌。

 现在所谓的低碳、绿化、环保的建材,我们更早在台湾强调的就是一个人造材料。你需要开采更多的天然石材,需要用更多的实木材料去做,反过来讲其实人造材料一样能达到石材的效果,仿的一些石材做得非常真实,包括木头地板,你可以少干很多事。

第三个很简单的原则,我们自己作为室内设计师,相对有效率空间的利用,简化的造型,使用人造材料。这是台湾奉行的一个原则。来到中国以后,其实这里做了非常大的变化,因为整个市场都是这样。希望媒体把这种理论推出去,尤其我们面对的都是房地产公司,现在所有的地方需要更多材料的堆砌,更多造型的一些变化,肯定跟我们现在大家想要去坚持的是背道而驰的。这是我对这个部分的一些想法。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