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2015年度中国家居产业发展年会 主题对话:思辩家装商业模式
2015/12/29 15:56:21    来源:中国建筑装饰网

  接下面我们来开启本次大会的第一组精彩对话,有请对话嘉宾:轻舟装饰董事长 陈耕、上海荣欣装饰董事长 陈国宏、广东星艺集团创始人余静赣、金螳螂·家创始人 王九一、天猫家装总经理 修客、贝朗卫浴董事总经理 郭琬怡、爱空间COO 辛益华、土巴兔副总裁刘荃。

  接下面我们来开启本次大会的第一组精彩对话,有请对话嘉宾:轻舟装饰董事长 陈耕、上海荣欣装饰董事长 陈国宏、广东星艺集团创始人余静赣、金螳螂·家创始人 王九一、天猫家装总经理 修客、贝朗卫浴董事总经理 郭琬怡、爱空间COO 辛益华、土巴兔副总裁刘荃。同时有请第一组对话主持人新浪家居执行总编张永志,他们将围绕“思辩家装商业模式”进行探讨。思是思想的思,辩是辩论的辩,通过嘉宾们的思想和辩论,到底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一种思想和灵感的碰撞呢?让我们共同期待。

 

  张永志:今年我们中国室内装饰协会从4、5月份开始,连续做了几次会议,会议的主题基本上都是在探讨互联网对家装的影响。从年初很多的激烈辩论,到年底的时候,大家纷纷开始践行互联网家装的商业模式,我觉得这一年互联网家装让我们行业真正看清了互联网对于家装的影响。

  主持人:也期待着由您开启的这一场对话,让我们有所收获。

  张永志:各位嘉宾好,有些嘉宾我们在一些家装的互联网论坛上也聊过,今年互联网家装是一个热词,今天也是12月27号,马上2015年就要走过了,我觉得这个时候很多辩论的话题今天应该有一个定论了。有几个话题可以请不同的嘉宾来探讨。首先我想问一下轻舟的陈耕董事长,从年初我们谈互联网家装您的看法和年底的今天您对互联网家装的看法,有没有本质上的不同?您思考一下自己从年初到年底,您的看法的转变有没有?跟我们谈一谈。

  陈耕:两年前我干所谓互联网家装的时候,一门心思想能够跟上这个大浪潮,但是一直到今年上半年,还觉得如果不搭上,自己可能就没戏了。今年年中的时候做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自己觉得还是没有互联网的基因,因为做了19年传统的家装,我觉得可能我们的根、我们的血液里、细胞里还都是传统家装的思路,包括思维观念。所以下半年转成回归还是在做传统家装的技术升级和改造。我是这么理解的,如果真的做互联网家装,没有标准化也没戏,或者按现在流行的词叫“重度垂直”,垂直的就是我们要干的事,技术提升是很关键的。所以修正了一下想法,我也看出来很多互联网公司是落不了地,需要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有技术背景和产业背景的来合作落地。所以正好我没那个基因,它落不了地,所以我们结合起来。大家共同的想法都是从C端出发、C端重新。

  张永志:我觉得陈总是一个很真诚的人,有什么说什么。他说我们现在还没有互联网基因,那我们就做传统的事,做重度垂直。实际上我觉得陈总这就是互联网思维。我们把产品、把服务做到极致,我知道轻舟也在利用互联网渠道做营销、做客户服务,这也是向互联网的转化。

  接下来的问题我想问一下爱空间的辛总,也是承接陈耕董事长的话题。到底什么是互联网家装,互联网家装的标志性是什么?是不是我们到2016年底的时候,还给全国的家装公司打上一个标签,它是传统家装,它是互联网家装,所以我想让互联网家装的先行者,也就是横空出世的爱空间,辛总,您来谈一谈什么是互联网家装?互联网家装的标志性、属性是什么?

  辛益华:我们内部开会的时候很少强调“互联网家装”,我觉得叫什么家装不重要,最后拼的是成本和效率,我们利用互联网,利用技术,利用一些新的思维和新的模式,这个互联网可以是互联网思维,也可以是互联网的模式,有的人也把互联网当成工具。我觉得当成什么都可以,但是最后落地的服务是装修的服务。我们爱空间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比较重的模式,但是我们最后整个实施的效率和成本,可能跟传统模式来说,更高、更好,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心中的互联网模式,而不一定说大家非要去界定,营销在互联网上,或者接单在互联网上,还是说管理在互联网上。我觉得每一个环节都可以用互联网,也都可以不用,但是你的根,就是你是不是能与你的同行、你的同业或者竞争对手在成本上、效率上有一个更优的结果,这是我们关心的。

  张永志:在您看来,传统家装和互联网家装目前来看,并不是打上了互联网的标签,就叫互联网家装,而是到底你的思维方式、商业模式、管理模式跟互联网有没有结合,利用新的技术、新的思想、新的商业模式,这才是一个根本,对吗?

  辛益华:对,肯定是要结合的。我刚才还漏了一点,我觉得另外一点就是用户的体验,刚才讲了成本和效率,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互联网上的用户体验。大家都知道互联网是很分散的,用户体验很差。我们如何用新的思维、新的手段,让用户体验更好,同时让效率和成本达到最佳,这一定是成功的商业模式,但它也未必是唯一的。大家傍上互联网标签,但是我们有做平台的,有做非常重的,也做相对比较轻的,我们也看到很多种。应该来说大家都有机会吧。

  张永志:谢谢辛总。年底的时候,我们新浪也做了一个盘点,有一篇文章叫“从互联网家装到家装的互联网化”,我们会盘点整个2015年对互联网家装的看法,我们会发现几个明显的转变。从刚开始很多传统家装公司是看不起,看不起的原因是因为看不懂。后来我们觉得传统家装看懂了跟着在做,到下半年的时候,北京的东易日盛、业之峰都推出了各种报价模式,包括北京的居然乐屋装饰,也推出了平米报价模式。今天我们来看很多传统公司把原来的整体套餐模式,改为平米报价模式,因而进驻天猫家装,这时候传统家装和互联网家装已经没有明显界限,大家都在进行互联网化。接下来这个问题就着这个话头,我们问一下荣欣的陈国宏,北京打上互联网家装的标签,都已经互联网化了,推出了平米报价模式,我们荣欣是否搞了平米报价模式,您怎么看传统家装公司已经互联网化这样一个话题。

  陈国宏:在无网不商、无商不网的模式,我相信大家对互联网都有自己很独特的看法。首先我想细化一下的就是互联网家装和互联网接单,我认为不是一个概念。其实大家现在讲的比较多的都是互联网接单,主要是抓住入口,通过网上融入名单。但是互联网家装真正的概念是应该在互联网上你可以完成整个接单,荣欣装璜在五年以前就开始成品装修,我们在研究商业模式,也在反思这个行业为什么走了20多年依然是集中度那么低,分散度那么高,其中我们觉得这个行业的定制化、个性化的模式决定了这个行业不可能做大。因为一个不可复制的行业,不可能走向工业化,而不走向工业化的行业,很难走向规模。

  通过五年的磨砺之后,我们从去年开始跟东方电视购物合作,完成了一个非常好的实践的结果,半小时一次接单实现过666单,一个半月完成了3600单的接单。东方购物的特点就是每一个定单是客户在看完电视以后,付了一千元定金,把电话转给我们。同样的情况下,另外四家企业做不了,很重要的原因我觉得关键是产品的标准化之后,你可以真正实现互联网的装修。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我个人认为,当今的互联网时代,我们还是要提倡的是互联网思维,而互联网思维并不排斥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修客正好坐在我边上,其实我非常赞同天猫最近的一些做法,我们觉得互联网的事、互联网平台的事不是我们所能干的,我们也干不了。说老实话,我们也烧不起那个钱。天猫家装平台上所做的一些战略合作,以及他们推出的各种各样的双11也好、双12也好,我相信这是我们家装未来的必由合作之路,所以我觉得未来还是跨行业的合作,强强联手,取长补短,实现共赢。

  张永志:陈总,您有平米报价模式吗?

  陈国宏:我当然是平米报价,我不仅是平米报价的六面体,还包含了家居、电器、软装,每平米报价已经含了那么多东西。

  张永志:陈董讲互联网家装我认为是非常到位的。前两天爱空间一周年的时候,辛总的搭档,爱空间的创始人陈炜讲了爱空间的商业模式,实际上就三句话。第一就是确定性,第二就是标准化,第三就是重度垂直。我觉得跟陈国宏陈总讲的思维模式是一样的,无论是传统家装企业,还是互联网家装企业,都达成了一个共识,就是一定要实现确定性,原来家装模式是不确定的生意模式。第二是标准化,标准化可以推动家装的工业化和产业化,这是一脉相承的。陈总今天讲得非常到位,代表我们传统家装把对互联网的理解讲得非常到位,感谢陈总。

  我看到金螳螂·家的王总在,整个互联网家装的标志性事件就是金螳螂和家装e站的分手,金螳螂搞金螳螂·家,我想问,第一,为什么要分家?第二,分家之后,你搞的还是互联网家装,金螳螂·家的互联网家装跟原来和家装e站合作的互联网家装有什么区别?

  王九一:谢谢张总,大家都非常关心。你刚才问的问题我认为只问了一半,我们认为和家装e站的分手只是在企业合作层面,但是在中国的家装互联网行业,我们还都在为这个行业做贡献,我们没有分开。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结合在一起也是因为有原因,分开也是有原因,关键来自于不同团队、不同企业对自己目标的追求。金螳螂要做家装,其实我们也一直在思考,我们有什么能力来做家装,我们从哪个角度来做家装,我们自己也一直在探索。当然和家装e站合作过程中我们也进行了很多探索和实践,我们也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资源,想把这件事情做好。

  从我们企业发展理念上来讲,我们认为应该把对客户的服务、客户的体验放在首位,不管什么样的家装模式,传统的也好,互联网家装也好,谁能解决客户的痛点,谁能让客户满意,什么样的模式就是好的。我觉得首先应该从C端的角度出发,解决客户的痛点。

  企业要发展、要壮大、要提高效率,所以我们要用互联网,我们对互联网既不排斥,也不追逐,因为社交已经互联网化、营销已经互联网化的时代,你做任何产业都离不开互联网。

  第二,传统产业要做互联网,必须不断的学习、创新,把互联网从思维、模式、皮毛,慢慢深入到产品设计的方方面面,这样才可以。所以我们金螳螂·家在做互联网过程中,一直是延续原来做工装方面的资源考虑,比如我们有4500多名设计师,有全球最大的酒店设计公司HBA,我们的设计为业主服务。另外,我们这么多年以来的施工经验的积累,管理经验的积累,我们能做好上海中心,能做好鸟巢,能做好国家大剧院、博物馆,我相信也能把这种士气带入到家装行业中来。

  第三,企业发展23年来,我们积累的每年规模采购量,可以给我们的产品采购带来性价比和性价比持续的改善和提升。

  在这几点组合的前提下,我们结合互联网创业的思潮或者互联网创业的思维,来做互联网家装。这是我们的想法。谢谢张总。

  张永志:谢谢王总,我觉得说得很真诚,两个人合作做生意,各做各的,也不是坏事。金螳螂做互联网家装,您说了很多优势,背靠大树好乘凉,但是能不能做好,还得看您这支团队有没有这个基因,敢不敢创新。背靠大树也是好事也是坏事,请您能不能用两三句话就把金螳螂·家的互联网模式说清楚。比如爱空间很简单,就699,699的模式说得很清楚,那么我们是什么模式呢?

  王九一:从定位的角度来讲,金螳螂定位是重度垂直、一站式家装服务平台,除了家装之外,软装、家具、智能化等等产品,也是我们将来要提供的。现在在我们的苏州店、上海店,这批开的四个店里面,有一部分产品已经可以客层化的提供。

  第二,和爱空间一样,我们是套餐报价,也是按照对数表的形式,五平米、五平米这样来报价的。在套餐报价的基础上,我们还是增加了一部分个性化,因为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讲,不管你企业的模式,需要参与的意见,需要他家装修得个性化,不想跟别人一样。仅仅从硬装的角度区别,难度蛮大,所以我们加入了一些软装。

  张永志:我再问问土巴兔的刘总,土巴兔拿到了互联网家装领域里面最大一笔风投。第二,满篇砸广告,烧钱劲头很足。第三,他们由流量贩卖的模型做了一个闭环模型,闭环模型最后的注脚就是搞起了互联网家装,而且他们宣称要直接到产业工人。所以第一个问题我想问的是,原来这个平台上无论是传统家装还是互联网家装,都是跟我们做生意,现在我们自己搞互联网家装,客户自己的家装,你们自己都干了,跟你们原来合作的这些家装公司还愿意跟你们合作,还愿意给你们钱,从你们身上来获取流量吗,这也是整个行业比较关注的。

  刘荃:土巴兔是以流量为切入点,土巴兔一天有36000个单,这么大的量根本吞吐不了,为了解决这部分业主的需求,我们是自己参与了一部分。我们现在有一个最大的优势是别的平台都没有的,我们现在的业务量每天有3.6万定单,这些定单量是可以满足双方需求。

  第二,土巴兔是有互联网基因,然后切入到传统行业。2008年我们做的相当于是流量的贩卖,就相当于互联网一个非常简单的中介。我们想把C端客户引到B端,从2012年开始,我们公司的体系就更重了。但是到2013年,我们服务、技术这块又加了很多人员进去,是因为这个行业的性质决定的,因为这个行业的性质是服务周期太长,本来就存在不标准化,所以我们要做重下去。这两种模式并行的情况下,我们依然能保证我们的合作公司有足够的单源。

  张永志:我们平台上有这么多流量,如果每天都有这么多单,刘总肯定高兴。第二,目前土巴兔的互联网家装扩展到什么模式,大家想了解,发展了多少家落地的互联网家装分公司,我们整个接单量情况怎么样,大家很关心,因为原来由轻的模式到了一个非常重的闭环的模式,我们也想了解您闭环这一端做得怎么样了?

  刘荃:我们这种模式在现有阶段只是尝试,现在我们主要是在四个比较大的城市进行尝试,我们现在自己落地的分公司是26家,但是主要尝试是在北上广深四个城市。现在的数据来看,第一,原有的这种服务于装修公司的模式依然稳定。第二,新增的这些流量,带来了非常多的业主,这些业主在低端消化能力没有跟上的情况下,我们去解决这些业主的情况下,目前来说,今天整个服务的包括闭环、数据来看,也达到了我们自己的预期。

  张永志:谢谢刘总。原来做一个很轻的商业模式,到一个很重的商业模式,是不是很累?另外,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有两个企业很像,土巴兔是从线上往线下走,最早是做流量入口的模式,后来做主材包,再到互联网家装形成一个闭环。还有一家企业是从线上往线上走,就是齐家网,齐家最早搞团购,后来也搞材料库,后来也搞互联网家装,也搭互联网平台。这两家企业很有意思,一个是从线上往线下走,一个是从线下往线上走,两家企业既有竞争,也有一些交流,我非常期待下次组织的时候,可以让你们两位来一个PK,这也是很值得期待的事情。

  接下来我想问天猫家装的修客,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在年初的时候谈互联网家装,很多传统家装公司对互联网家装很不感冒,对天猫家装刚开始也不是很认同。我们发现修客在上半年的时候,大家每人见他都PK几句,下半年修客就成香饽饽了,找他签约或者做个代言,天猫家装很热,我想请修客谈一谈,这一年来,从天猫家装的发展来看,能够折射出整个中国家装互联网化进程是怎么样的进程?很多家装公司心态的转变包括商业模式的更新都有哪些演进?请修客谈一谈。

  修客:其实曾经的电商有多颠覆,多有个性、多封闭,未来的电商就会有多包容、多开放,不仅仅是传统产业在升级改造,电商也在进步。过去的15年是中国B2C的黄金时期,到目前为止整个阿里的支付金额已经占整个社会零售总额的9%到10%之间,整个电商的零售总额差不多占社会零售总额的12%左右。在这种情况下,电商也仅仅是占领了整个社会零售总额的10%,还有90%在线下。我们其实也在思考为什么。过去的15年,其实更多的促进的是整个线下标准品在互联网上的销售及它自身的升级改造,这也是为什么国家把现在整个经济下行的时候,把互联网在过去15年推进的需求侧的改革,一下子推到了供给侧的改革。是不是说我们目前为止整个互联网在家装领域的推动,只占很小一部分份额。我们回过头来是不是说,未来线下的这些传统家装公司不需要拥抱互联网、不需要升级改造,就能够活得更好呢?

  因为我们知道,在家装这个领域是一个极为封闭、极为背靠背的市场,现在任何一个家装公司,在线下只要你有能力把客户拉到你的展会上面去,拉到你的展厅里面去,就会有一部分消费者跟着你走,所以这个时候大家对互联网会有一些怀疑。其实互联网本身的透明、高效的特性,在今年随着整个天猫家装和线下不断携手的过程当中已经得到一些显现。对于整个互联网家装来讲,现在接触互联网的很多家装公司在开始的时候很好笑,甚至可以说做得有多么多么不靠谱。我们回过头想,十几、二十几年的发展下来,它的价值链太长,互联网把你所有的评价、口碑、产品、供应链赤裸裸的推到顾客面前的时候,所有的利和弊都一览无余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在全渠道的领域,天猫家装在过去一年里面,帮助一些传统品牌、帮助一些专注于做标准化家装的品牌,我们更多聚焦的是标准化家装和个性化家装统筹的平衡。在这样的领域里,我们帮助了一批品牌在快速推进自身的转型、升级、改造。我们可以想像,在一年前、两年前,大家看爱空间、看家装e站、看实创、看生活家这一批企业的时候,和现在再来看这批企业有多少不同。

  我们天猫家装通过自身在流量、大数据、营销和传统的企业全面融合以后,对于这些品牌到了线上之后,你要快速的找到你自己的优势是什么,如果说我们还是像传统公司在线下的玩法一模一样,玩的是那套不透明的模式,甚至说得残酷一点,是坑蒙拐骗的模式,你会发现你在互联网上根本无法行得通,根本无法聚合起自己强大的产品力、强大的服务力。

  作为我个人来讲,其实坐在台上的很多都是老朋友,大家对未来的判断也是越来越清晰。如果说过去我们在需求侧改革上做了很多,现在整个供给侧上的改革,结合今年天猫的整体战略叫消费升级。什么叫消费升级?就是对消费者来讲,13年前淘宝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称为淘一代,对于这些淘一代当时在读大学的时候,现在已经成为社会的中产阶级,主流消费人群。再加上现在成长起来的淘二代、淘三代,他们都具备比较充裕的物质条件,所以我们要给消费者提供更多、更好的东西。我们想不可能所有的消费者到天猫上看到的都是同样的互联网家装,我们不能给消费者看到的永远只是688、699,入门级的消费者,有新浪的抢工长,对于再往上走有688、699,再往上走有1299、1699、1999,甚至我们未来会推出2000到3000,甚至3000以上的极致供应链,全球小众大牌的高端公司,甚至未来我们会聚焦在单平米收费500到1000甚至超过2000的优秀设计师的平台级产品,这都是天猫家装在消费升级方面给到整个社会的主流消费人群,满足不同的需求层级所做出的变化。所以对于我们平台来讲,有优势,但是我们也需要和所有这个行业优秀的企业,有志向、有梦想帮自己企业做大做强的这么一批企业,我们共同携手,把它做得更好。

  张永志:谢谢修客。天猫的流量这么大,是不是也自己搞一下互联网家装啊?

  修客:天猫永远不会做运动员,我记得马云说过一句话,叫“阿里现在不要仅仅把它当成电商平台,它未来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苹果树,我们的目标是培养一个个无比漂亮的苹果,并且让它赚钱”。

  张永志:谢谢修客,阿里在构建生态链,从马云在到处收购就可以看到一个大的战略。

  接下来我想问一下余董,今年突然冒出来很多互联网设计的软件公司和平台,比如酷家乐等等,都是搞互联网软件设计+平台的,有了互联网,让我们家装设计打上了一个互联网的标签,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我们传统家装公司来讲,传统设计的价值和生存空间有没有?传统设计模式、设计的服务价值能不能跟互联网结合一下?

  余静赣:我觉得互联网家装肯定是非常好的应用模式,我也非常赞同传统家装和互联网家装拥抱。我在这里提一个新的概念,家联网。刚才听到很多同行和互联网家的思考,我觉得在三个方面值得我们行业去思考。一个是互联网+的价值在什么地方,很遗憾的说,我从1982年开始搞家装,现在搞了两千多家公司、两万多设计师,我觉得我们过去所有做的家装,一旦交给客户,从第二天开始就开始贬值,这种贬值一直贬成垃圾堆。现在垃圾场所很紧缺,跟我们这个行业很有关系,因为垃圾太多了。这是一点。

  第二点,我觉得互联网+也好,+互联网也好,家联网也好,这是我们时代的责任,这就是担当问题。如果100年以后,我们这个行业还存在的话,那我们非常棒,我们要对得起时代。但是我断定,如果按照现在的模式走下去,100年以后不可能有这个行业,因为我们没有担当起。所以我也希望互联网大咖们去思考一下,我们是不是应该第一件事情要把设计人和行业的价值观提升一下,对国家有一个担当。我作为一个传统家装的死党级的老同志,我很想说句话,我们以后在各种场合,我们大家一起携手,把把装修做好交给客户,第二天就开始升值,一直到30年、50年,客户还都舍不得我们给他装修的家。这样说偏离了主持人的提问。

  第二件大事我很想说,我非常感谢中国室内装饰协会,我们协会做得非常好,中国所有的协会我参加的比较多,但是这个协会我很重视,因为他们非常重视设计师的力量。我作为星艺集团的创始人,我想在未来的30年,为中国的设计师做一些事情,就是做教育。其实十多年前,我就躲在山沟沟里做教育,一直到今天还在做。我们的家居产品、卫浴产品等等,还有很多很多的产品,我们要做家联网,跟互联网拥抱,我们一定要把设计师培养起来,让设计师也有个+。土巴兔的量几万家,把设计师的饭碗都给抢了,在论坛上要说实话,所以我希望土巴兔能够把设计师重视起来,重视专业提升。我就希望到德国办一个中国设计师的家,让我们直接从世界上吸取营养。设计师有营养,空间才有营养,互联网才有营养,100年后我们国家教科书上才会写上一笔我们这一代人家装行业为国民做了一件真正很好的事情。我偏离了主题,对不起。

  张永志:您没偏,谈得很好。我们互联网要做加法,不要做减法,真正的让我们家装行业的从业者,包括设计师产生真正的价值,也能培养设计师。做设计平台的酷家乐的廖总,上次也表态,平台要多多扶植设计师,这一点也是余董的期望,是一个家装人对我们行业充满了爱,充满了期待。希望我们的互联网能够让我们这种爱和期待产生更好的结果。感谢余董,为这样一个忠诚的、真诚的家装人鼓掌。

  上面还有一位做建材的,贝朗的郭总,贝朗卫浴挺高端的,原来我们建材的生态链是跟家装公司在一起,因为我们家装公司的主材结合模式,线下的这种主材模式,成为很多做中高端建材的入口,但现在包括很多传统家装公司都已经互联网化了,作为主材、作为材料公司来讲,怎么能够跟随形势的变化,让我们跟装修公司、跟消费者的变化加上一个互联网的因素,加上一个互联网的元素,请郭总谈一谈。

  郭琬怡:因为我是代表产业链的角度,其实从品牌制造和产业链来讲,我们要谈论的更多是工业4.0,我们抛出这个话题是讲互联网基因。我个人认为,应该要所有企业拥抱未来,或者未来已来这个概念,要有互联网基因。因为我们所讲的无非就是在我眼里去看就是精细化的过程,我们如何让我们公司和行业的打造,能够从科技信息的运用,包括数据流、定单流、定单流这三个方面,从前到后迅速打通。刚才我听这些知名企业家在讨论的重度垂直、服务确定性,都离不开要让互联网这个工具去把这一片拉成一条线。对于我们在品牌和供应链的结合,跟家装公司的结合,并不仅仅停留在过往只是一个产品的概念,而是真正在商业价值链重构的时候,希望能够提供一个更好的盈利模式。因为只有让企业持续盈利,才能够为企业做贡献、为社会做贡献。

  第二,我也不单只考虑在产品的出发,而是要把服务的确定性和供应链打包进来,在家装界当中,可能前端可以去衔接,更多的在后端可以是流通领域里面,因为其实做品牌,流通领域是一直在研究的,如果我们能够在这方面来服务更多、对接更多,那应该是新的一条价值链构成的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张永志:谢谢郭总,当一个材料商模式发生变化的时候,原有的产业链模式和供应链模式发生了重组,主动的变化是一个大势。透明化、标准化、规模化,将是我们整个供应链的趋势。谈了这么多,我觉得未来整个家装除了互联网之外,可能有几个方向。一个方向是我们要向专业分工化,未来我们的设计、施工和材料是不是有一定的分工。第二个趋势,定位更准确了,我是做套餐的、大众化的还是个性化的,有做肯德基、麦当劳,也有做高档参观。还有一点,家装向整个家的方向在演进,不仅仅是硬装,而是一个整体的家。这三个方向是不是未来我们家装五年的主流趋势。

  我还想问一个轻舟的陈董,陈董一直很真诚,一直对互联网不感冒,也一直没做,但是轻舟也一直做得很好,所以我还想听一下您的看法,未来家装几个方向和趋势,除了互联网之外,我刚才提到的是不是主流趋势?请您讲一讲。

  陈耕:永志的问题,包括我听刚才各位老总讲,都讲伟大的。说实话,我想得还是比较现实,活在当下。我觉得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是靠我们自己那点辛苦钱在革命、在改变,互联网有它的资本驱动,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两手都得抓,两手都得硬,或者像老余说的,我们还得去拥抱互联网,现在不拥抱也不行。搞半天最主要的也得接单,刚才老陈也说了,一个半月接三千多单,那是很牛逼一件事。关键我在想,这怎么实施,标准化、技术研究、后台开发都得有人干,所以能吃几碗干饭,还得心里有数,我具备什么基因,就干什么事。未来从我19年的家装经验,2C端也好,2B端也好,我们现在更关注的新模式叫BBC,通过对于C端的呈现,拉住B端来做一个新的模式,既能解决C端的需求,又能满足B端的要求,同时不受原有的商业模式、资金的影响。所以我想这次我们近两三年是我们主攻的方向,但是这次的基础是鉴于我们对于标准化的研究。为什么大家都在谈标准化,爱空间摸着点门,我们做得更深、更纯粹一些,因为我们做的是完全的工业化和装配化,所以确实在这个里头,尤其在当时当令的家装体系里推有很大的难度,我希望协会刘老师和田老师下回我们能够把地产也拉进来,不光是互联网,互联网我觉得有修客来就行了。如果你真想搞标准化,不从始端来做,一家一个样,你工业4.0、工业8.0也没用,效率提升不起来,成本优化不起来。所以应该是整个产业链来关注这个事,而不是说只是我们自己在这谈我们要标准化,我们为了互联网而标准化,为了C端而标准化。

  张永志:感谢陈董,我们不管有多伟大的理想,前提是你得好好活着。今年我们也看到整个家装家居的市场进行了深度调整,未来这种剧烈的调整很多人将死去,很多人将进来,很多人将发展,所以活着是前提。陈董还给刘会长、田老师提出要求,我们接下来的会议、接下来的资源可以更广阔,嘉宾参与度也会更高。

  最后感谢以上嘉宾,不单单是这一场,很多嘉宾是这一年来思想的碰撞和贡献,是你们的思想、你们的看法和建议,点燃了整个家装行业的动力。你们也是勇敢的探索者,虽然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希望前浪不要死在沙滩上,你们能够引领潮流、继续发展。本场论坛到此结束,留了很多话题可以明年继续,比如互联网明年不叫家装,把家装改成家居,整装的模式是不是可以。

  刘荃:我说一下我们对于设计师的态度,土巴兔2008年起来的时候,最早做的是设计师,我们现在一直在保持运营,我们现在有几十万设计师,我们非常尊重设计师,而且我认为有一点,我们把流量聚集起来,不是说聚集起来以后要用互联网的思维或者互联网的方法让用户体验不好,虽然你便宜,但是体验不好也没什么用。我们要体验好,效率高。只不过流量聚集的时候,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让整个行业效率更高,能让所有参与者把成本降下来。

  陈国宏:我也补充一点。我觉得个性化和标准化,两者之间我们不要担心,谁也吃不了谁。未来的家装发展趋势,一定是高端的更加高端,大众的更加平民。

  我们在做成品装璜的时候就思考一个问题,我们的定位是什么,我们的定位一定不是那些高端的别墅、豪宅。同样我们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你要想做批量的话,一定不能做个性的和定制的,所以我个人觉得未来的设计费应该是500、1000甚至2000,更加的贵,但他一定是真正的设计师。我有一个定论,讲得客气一点,中国现在95%的设计师只是一个名称,还不能称上一个称号,甚至这个比重会更大。中国和国外的设计师最大差别在哪里?不仅仅是称号,其实从内在的角度来讲,最最重要的就是人家是通过功能、内容来决定形式,我们是通过形式来决定内容。这就是我们国内、国外设计师的最大的差别。今后成品装修之后留下来的一块高端的东西,看谁有真本事,看谁有能力,你就能把握市场,但是有一点,你要做高端,所谓的高端一定是少数,不可能是80%,所以我想我们不要担心未来的高端的设计和个性的市场没有,荣欣在上海原来是做最高端的,但是我想未来我需要的是市场,所以少量的做高端,我做高端只做刘翔、廖昌永、陈立飞等等这些人我也干,但是我只干一些品牌和小市场。我们真正追求的是量,所以我想得很明白我就转型,就做成品装修。其实刚刚在讲,我们2012年就做了699/20天,现在我们是999含24组家居、2组床上用品、3组窗帘,而且都是国内国外一线品牌。所以未来要想清楚要干什么,要走量的话就要追求客户价值,走小众的话一定要做创意。

  余静赣:我非常赞成土巴兔在互联网上的努力,非常棒,我也非常赞成荣欣陈总中高端都做。我们不能违背大自然的规则,青蛙可以产一地的卵,但是所有的青蛙长一个样,鱼也可以产很多卵,但是所有鱼都长一样。牛六个奶头,猪八个奶头,人两个奶头,人就是要走个性化。现在两三百年,不走个性化一定是死亡的。我在担心这个行业,如果这个行业设计师不培养起来,不能像西方设计师很个性,西方设计师是亲自去工地制作,我们中国设计师就是缺乏这一点。所以我呼吁在这么重要的年会上,在这么重要的装饰协会上,我们不培养设计师,从手工艺术到老百姓的家不升级的话,我担心这个行业未来30年会消亡。谢谢。

  修客:我们把客户先撇掉入门级的那批消费者,就从中高端市场来看,顶级的市场一定是个性化的,其实对于主流消费者的市场里面也是分个性化和标准化两种,这个市场我认为再通过三到五年的进化,在中端及中端左右和入门级市场一定会形成寡头垄断,这不用怀疑。我只举平台一个例子,现在我们平台上有一家设计公司,能覆盖30个城市,最贵的不过300块一个平方,是专注设计师的,在双11之后来找我,说他看到实创、家装e站、生活家这么一批公司做套餐,量起得非常大,想转型做套餐,我不同意。为什么?我说你在专注设计师的领域,对于主流消费人群一定有一批消费者是追求个性化的,那是你的消费人群,把你的菜做好,一旦你要做套餐,要有资金、人员、供应链,各种资源的整合对你来讲是巨难无比的事,做好个性化,这是不冲突的。未来的市场,个性化很难做到,无比巨大。如果能够做好,整个设计师的品质做得更好的话,不排除会做得更大。

  张永志:我知道大家有很多话题和想法,留在我们下次论坛,本场论坛到此结束。谢谢以上嘉宾。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