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高峰论坛:供给侧改革下的家居行业转型之路
2017/1/8 13:28:05    来源:中国建筑装饰网

  在消费升级下,供给侧改革成为影响家居行业的主要风向。这项改革已被中央提到经济工作主线、“生命线”、“一场输不起的硬仗”的高度。

  在消费升级下,供给侧改革成为影响家居行业的主要风向。这项改革已被中央提到经济工作主线、“生命线”、“一场输不起的硬仗”的高度。在1月7日召开的第四届中国家居产业发展年会上,TATA董事长吴晨曦、荣麟总裁戚麟、九牧董事长林孝发,实创装饰董事长孙威、博洛尼CEO蔡明、玉兰墙纸董事长万庆棠与北京家居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刘晨就消费侧转移催生供给侧改革进行了探讨,共话家居行业转型之路。

  论坛一开始主持人刘晨提出三个必答题:你喜欢这个行业吗?现在压力大不大?今后只靠价廉产品有出路吗?六位嘉宾均表示热爱行业,对于第三个问题大部分回答也是没有,但对于压力的感受,嘉宾们却有了不一样的反映。这样的分歧引发了企业代表们关于生产、消费以至于实体经济的讨论。以下是论坛实录:

 

  话题一:供给侧改革下如何释放企业压力

  刘晨:消费侧转移倒逼产品升级下,成本连续、快速的攀升的高压下,每家企业都在面临升级。现在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产品?你们释放对成本的压力,是怎么来释放?

  孙威:装修方面顾客从单体在向解决方案过渡,客户需要更完整的、更加一站式的解决方案,这是最大的变化。目前成本压力并不大,但是费用压力大,因为更多是来自于人工的,管理人员、营销人员。

  吴晨曦:TATA的客户重复购买率达到30%多,在生产方面、在研发方面肯定往更高的方面去做。对于成本升级,企业可以从规模和自动化上来化解。TATA虽然产品升级,其实成本没有降低而且价格更高,但是毛利也会更高一些。

  林孝发:我们中国的产品,设计、技术、品质、标准都没有国外的高,中国现在不是做不到,只是没有高要求。中国的成本肯定高,但如果中国的企业没有成本优势,不可能在世界竞争。

  蔡明:博洛尼一直定位中高、高的定位。两年前我们把德国的一个橱柜公司93年的历史收购了,现在我们做国际,出口产生很大的作用。成本方面,板材和五金都是进口,影响不那么大。

  戚麟:企业生存只有两种方式。以规模求效益是一个方法,另一个方法就是提高产品的附加值,提高工艺在里面的呈现。成本消化方面,最重要的是把握自己要走的方向和原则。

  万庆棠:面对消费者升级以及不断的经营和制造的增加,对制造业或者平台销售渠道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企业的产品和经营模式都必须要为客户提供服务。同时,也要在实现营销和产品的宣传过程中,为客户提供价值。

  刘晨:我们的对象是拥有住房的人,他们除了物质需要还需要更多的精神方面的重大的需求,这方面恰恰是我们产业升级的目标。认物美价不廉这个理念,才是市场条件下真正的价值回归。

  话题二:家居工匠精神的内涵与外延

  刘晨:家居想做的长久,除了工匠精神以外,敬业的精神非常重要。通过工人的待遇,怎么来发扬光大延伸你的产业。二,企业如何从自身来诠释工匠精神?

  孙威:我个人认为工匠精神其实有点保守、守旧的概念在里面。其实作为企业家,很少是从工匠干起来的,我觉得企业家更应该有企业家精神、创新精神。我们要尊重工匠就要有足够的利润空间,就要敢于涨价才能给工匠足够的待遇。

  吴晨曦:真正的工匠精神,我们要专注的一生去做一件事的态度,把每一个精益求精做好的态度,这是工匠精神。所以一个企业能打造工匠精神,首先这个企业要有这种态度,用心把这个东西做得更强大。

  林孝发:工匠代表了整个企业的产品是精致的,包括溢价能力,效率等等。工匠的内涵,就是使命感、责任感。我们会要求员工到全国去学习,硬件要买得到,软件是员工的创造精神等等。

  蔡明:2014年之前我是做全屋定制,后来那年我想干家装,引进了德国工艺,那时候对德国工匠精神是很崇拜。后来也是那一年我们接触了德国的库尔曼,后来我们把它收购了。德国职业培训的学校是非常强的。

  戚麟:工匠精神其实很简单,是分开工和匠这两个事,工是把东西做到极致的愿望和坚持,匠是匠心独具、创造力。工匠精神是一种真正的精益求精、能够坚持的创造能力。

  万庆棠:我个人理解工匠精神,无论是经营、生产过程中,一定要统一技术,统一标准,如果没有技术、没有标准,你想把工匠精神发挥出来、做好产品很难。

  话题三:经济走向的虚实之争

  刘晨:中央提出来大力振兴实体经济,从经济的本身属性来讲,实体经济是万业之本。只有实体经济好,才可以真正的成为强国。在座几位对于实体经济的意义有着这样的解读?

  孙威:应该说是去泡沫化。2014年互联网元年到现在的互联网家装元年到互联网泡沫破裂,让更多的从业者在互联网从业当中变得更有信心,企业家也更有信心去投入,在这个行业精耕细作。

  吴晨曦:股票泡沫太大,房地产泡沫太大的情况下,我们生产型实体企业就并不景气。我们面临着这几年房地产大发展,大家拼命干活几年不如买一套房子赚的钱,这种情况下我们都经历过来了,而且发展的很好,如果国家大力提倡,对我们来讲当然是更好的事情。

  林孝发:过去三十年改革开放我们靠的是资源、关系,但是未来的三十年,自身和潜力和市场的认可成为在行业中能够继续走下去的关键。中国毕竟是全世界的制造大国,未来实体经济绝对是中国的主体。

  蔡明:很多的家具厂都搬到了印度和越南,最重要的就是《劳动法》,五险一金,这是一个恶法,不解决《劳动法》实体经济无法提高。

  戚麟:我们进入这个行业之后一直做的是实体经济,带来了发展和机会,我们也没有能力做虚拟经济,但是实体经济不是传统的实体经济,可以跟资本、科技嫁接,可以跟他们认为的所有的高大上的事儿嫁接。

  万庆棠:实体经济是国家的经济基础也是国家的核心竞争力。

  刘晨:虚拟经济我们要,互联网我们更要,但是它只是助推剂,不能取代实体经济。只有让企业家对未来有信心,国家才能长治久安,企业家才是国家真正的脊梁。中国要想真正强大,必须拥有强大的制造业和实体经济。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