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从“在制造”到“再智造”
2018/10/9 9:56:37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芜湖的剪子,博望的刀。”驾车穿行于博望,记者目光所及皆是“模具制造”“刀片刃具”“数控机床”的标牌、广告牌。这个皖苏交界之地,弥漫着浓浓的“在制造”气息。

  “芜湖的剪子,博望的刀。”驾车穿行于博望,记者目光所及皆是“模具制造”“刀片刃具”“数控机床”的标牌、广告牌。这个皖苏交界之地,弥漫着浓浓的“在制造”气息。

“百花齐放终成满园春色。”据不完全统计,博望区现有刃具、模具及机床相关企业1200多家,“飞毛腿”返乡、“技术派”转型、“外来户”扎根……“草根”本土企业与外来“老大哥”一同在博望的土地上恣意生长,创造了独特的“博望现象”。

2017年,博望获批国家级出口机床及相关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全国剪折机床产业知名品牌示范区和安徽省质量强区示范区。

恣意生长,“飞毛腿”遇见“外来户”

“早年在外谋生时,聪明的博望人就创造出了外地人听不懂的‘博望黑话’,比如我们将钱说成‘忙虾’。”作为“跑外场”20余年的老“飞毛腿”,昆山新锐利制刀有限公司负责人陶帮权对“博望黑话”熟稔于心。

看起来黑瘦、精干的陶帮权,是个地地道道的博望人,骨子里拥有着博望人共有的勤劳与打拼的闯劲儿。

“在博望,像我这样读书读不好的,基本只有两个选择,找家企业上班或是出去‘跑外场’,我十七八岁就走南闯北推销博望刀具了。”陶帮权回忆说,“真的是‘走遍千山万水,想尽千方百计,说尽千言万语,吃尽千辛万苦’,如今博望刃模具产业的人气就是博望几代‘飞毛腿’实打实跑出来的。”

陶帮权只是博望数万名“飞毛腿”大军中的一员。在一次次市场的摔打中,陶帮权以敏锐的市场眼光捕捉到其中的商机,随后索性自己办厂,由销售者转为生产者。

博望当地的企业主,多半是由陶帮权这样靠跑市场起家的“飞毛腿”转变而来,华菱西厨装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正华也是由“飞毛腿”起家。

当然,博望企业主中也有资深“技术派”,比如安徽省亚威机床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小平。

“成立十余年来,亚威机床从零做起,拼技术创新、靠品质取胜,一步一个脚印,从小作坊成长为行业龙头之一。”安徽省亚威机床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云霞介绍说,通过不断加大投入,革新生产工艺,提升技术水平,亚威生产的高端数控机床已达到欧洲标准,出口80多个国家与地区,年产值早已过亿元。

“飞毛腿”返乡、“技术派”创业渐成潮流的博望,也正吸引“外来户”扎根。比如,2015年,南京奥特佳将五大基地之一的新能源汽车项目落户博望区丹阳镇工业园,投资10亿元成立马鞍山奥特佳机电有限公司,而今已成长为国内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原材料供应商,实现年产值近亿元。

马鞍山奥特佳机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黄继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家门口’的地缘优势外,选择落户博望更看中的还是营商环境和政府配套服务。”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7年,博望有45个亿元以上项目来自南京,占到新引进项目的1/3。

同为“外来户”的,还有来自江苏昆山的马鞍山黑田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刚来时是以租代买的厂房,后来就直接把厂房买下来了。”该公司总经理唐林海说,“当初我们有三个落地意向城市,跟博望区的接触时间最短。因为博望区政府精准服务非常到位,双方以最快的速度签约。博望区投资环境优越,产业配套齐全,相信我们进来后,一定能发展好。”

远道而来的“金凤凰”仍在增加。马鞍山优尼斯智能制造谷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鹏介绍说,沈阳机床与博望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签约,依托i5智能制造新技术,共建“沈阳机床—博望智能制造谷”,并将其打造成南京都市圈最先进的智能制造示范基地。

正因有了这些恣意生长的企业,激活了博望的产业链、生态链,博望主导产业的生成、裂变与升级之路越走越清晰。

路漫多艰,“在制造”嬗变“再智造”

自明代就已有工业积累的“博望制造”,在上世纪70年代完成了由民用菜刀、剪刀到以木工刨刀为代表的小工业服务刃具产品的第一次更迭;上世纪80、90年代实现了以剪折刀片、锻压模具为代表的大工业服务刃具系列产品的第二次更迭;本世纪以来又由刃具制造衍生出机床、筑路工程机械配件等支柱产业。

一路猛跑的博望,虽创造了“博望现象”,但在探寻高质量发展之路的当下,路漫多艰,比如企业经营模式单一、企业家族式管理、产品技术含量不高、创新力不足等。

身处全国刃具之乡,博望本地企业几乎全部都是做刃模具和机床的,安徽联盟模具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宪华坦言,要想在行业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得转变思路,不断创新,要实现转型升级发展,就要避免产品的同质化。

马鞍山市恒利达机械刀片有限公司也是力主创新,该公司党支部书记谢敏介绍说,“自2012年以来,企业科研经费投入大幅增加的同时,与安徽工业大学、南京工程学院、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等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建立长期的产学研合作关系,拥有安徽省剪切刃具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安徽省高精度机械剪切刀片工程研究中心等省级研发平台。”

“打铁还需自身硬,总是跟跑自然不会有什么出路。”陶帮权认为,差距就是动力,差距会倒逼企业增加研发投入,提高产品附加值,进而提升博望刃具、机床产业的层次、配套能力、管理理念。

安徽东海机床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石贤林进入机床行业已有20余年,“只有倒闭的企业,没有倒闭的行业。我们是一家老牌机床公司,面对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也在加快产学研合作,加大研发投入,开发新产品。在低端机床趋于饱和的大潮下,在高端主导的基础上向下延伸,抢夺中端市场。”

而今,走进博望企业的生产车间,记者看到,一排排数控机床正进行着板材的激光切割,工人们正忙着生产,完全不同于以往印象中噪音刺耳、光线昏暗的机床加工环境,“再智造”元素尽显锋芒。

作别“制造”,走向“智造”,博望的企业迭代仍在进行中。



此稿件来源企业或互联网。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或修改。

关键词: 再智造 建筑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