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最高院判例 | 挂靠方能否直接向总包或甲方索要工程款?
2018/2/9 9:51:48    来源:建筑经济与管理

“挂靠”长期存在于建筑业市场,这是“公开的秘密”。对于挂靠企业的管理,也一直是游走于法律的边缘。工程实践中,经常出现拖欠工程款或企业因故无法支付工程款的问题,以致引起纠纷。

  “挂靠”长期存在于建筑业市场,这是“公开的秘密”。对于挂靠企业的管理,也一直是游走于法律的边缘。工程实践中,经常出现拖欠工程款或企业因故无法支付工程款的问题,以致引起纠纷。   那么,挂靠方能否直接向总包单位或甲方索要工程款呢?   来看一起最高院的典型案例吧!   争议焦点:挂靠情形下,实际施工人(挂靠人)可否越过被挂靠单位,直接向合同相对方主张工程款?   该案件经:   一审(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最后由最高人民法院给出最终裁定。   案情概况   原告:天津建邦地基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邦公司”)   被告:中冶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公司”)   第三人:天津市博川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川公司”)   案情:   2011年3月3日,建邦公司挂靠博川公司,并以其名义与中冶公司签订了《总包工程分包施工合同协议书》,约定:中冶公司为总包方,博川公司为分包方(建邦公司挂用博川公司名义,为实际施工人)。分包工程的价款暂定为7000万元。第三人博川公司,没有实际施工。   工程已完工多年,并早已交付使用。根据建邦公司和中冶公司双方确认的结算文件,上述工程的结算总价款为5521.8万元。中冶公司已付款(含以物抵债)金额为5103.9万元,中冶公司尚欠款金额为417.9万元(后变更为403万元)。   该款经多次催促,无果。原告建邦公司请求,判令被告中冶公司支付403万元工程款。   一审结果     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理由如下:   《总包工程分包施工合同协议书》签订主体并非建邦公司。   中冶公司办理结算与支付工程款的相对方均为博川公司。   博川公司与建邦公司的《合作协议》(挂靠协议),不能直接认定中冶公司与博川公司之间合同关系的当事人是中冶公司和建邦公司。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建邦公司借用博川公司资质并实际施工,其可以实际施工人的身份要求博川公司支付工程款,亦可要求发包人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承担责任,而中冶公司亦非本条规定中的发包人。故建邦公司不能依据该条规定要求中冶公司支付其工程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   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二审结果   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原告(建邦地基公司)关于“中冶集团公司一直知晓其借用博川岩土公司资质的事实,故应以中冶集团公司作为合同相对方”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因为,博川岩土公司与建邦地基公司的《合作协议》不能直接认定中冶集团公司与建邦地基公司建立了合同关系。   该协议虽涉及建邦地基公司借用博川岩土公司资质的内容,但该份证据系复印件,仅有博川岩土公司项目部签章,并无博川岩土公司盖章,博川岩土公司对此也予以否认,且中冶集团公司提交此证据系为了证明其中冶集团公司和博川岩土公司关于付款条件的约定,故建邦地基公司举示的证据并不能证明中冶集团公司在与博川岩土公司签订合同时,已经知晓建邦地基公司存在借用博川岩土公司资质的情形。   最高院最终裁定   驳回原告的再审申请。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再审审查的争议焦点是:建邦地基公司是否有权向中冶集团公司主张案涉工程欠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适用于建设工程非法转包和违法分包情况,不适用于挂靠情形。   该解释第二条,赋予主张工程款的权利主体为承包人而非实际施工人,建邦地基公司主张在挂靠情形下,实际施工人可越过被挂靠单位直接向合同相对方主张工程款,依据不足。   在挂靠施工情形中,存在两个不同性质、不同内容的法律关系,一为建设工程法律关系,一为挂靠法律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各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应当根据相关合同分别处理。   二审判决根据上述建邦地基公司认可的事实,认定建设工程法律关系的合同当事人为中冶集团公司和博川岩土公司,并无不当。建邦地基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中冶集团公司形成了事实上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因此,即便认定建邦地基公司为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其亦无权突破合同相对性,直接向非合同相对方中冶集团公司主张建设工程合同权利。至于建邦地基公司与博川岩土公司之间的内部权利义务关系,双方仍可另寻法律途径解决。   CE观点   干活拿钱,天经地义!   但是,“法制社会”一切以法律为准绳。   “挂靠”的存在,本身就游走于法律的边缘,一旦生变,自然难以得到法律的支持。   且“挂”且“慎重”!   素材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建筑管理,由“建筑经济与管理”编辑整理


此稿件来源企业或互联网。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或修改。

关键词: 挂靠 工程款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