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粤津闽自贸区三年考
2018/4/16 12:00:2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4月1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计划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计划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

  编者按


4月1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计划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计划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

自贸区再扩围,开放层级不断提高,表明了中国坚定推进改革开放战略的决心。

从目前11个自贸试验区建设来看,在国家战略的基础上,结合其各自战略定位、发展目标,在体制机制探索和扩大开放方面,都迈出了关键的步伐。

4月21日,第二批自贸区将迎来三周年。2015年4月21日,广东、天津、福建三大自贸区挂牌,正式启动建设。

三年恰是自贸区改革的窗口期,作为制度创新的“试验田”,其成效与经验,无疑会影响未来自贸试验区的走向。

在这个节点,本期国家经济地理,重点关注广东、天津和福建三大自贸区三年的运行成效,聚焦其主要改革和创新,同时探讨在风云变幻的全球经贸局势之下,如何发挥自贸试验区的作用,推动中国全方位开放。 (吴红缨)

即便是到了申报纳税的截止日,多了一些踩着最后期限来办事的人,行政服务中心的办事大厅内,也并没有呈现拥挤的状况。这是广东自贸试验区如今常见的景象。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景象,是因为办事的人们可以选择另一个虚拟的“数字政府”。

广东自贸试验区总面积116.2平方公里,包括南沙新区片区、前海蛇口片区和珠海横琴新区片区。自贸试验区自2015年4月21日挂牌以来,已累计形成385项改革创新经验,其中,不同类型的“数字政府”、电子政务改革案例是可复制、可推广的重要经验。

“数字政府”的改革逻辑是,“数据多跑路”驱动“群众少跑腿”,因而催生了更好的营商环境。但更深层的逻辑是,数据的运行本身,也在构造一个更有为的政府,而“政府有为”正是“市场有效”的催化剂。

连日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调研广东自贸试验区多个职能部门,试图还原广东自贸试验区在“数字政府”方面的建设成就。记者发现,在方便群众、企业的基础上,政府部门正在探索利用政务大数据进行决策,以提升政府服务能力、转变政府职能。其中,基于大数据分析对企业“分级”并进行个性化管理,构建统一的信息平台,成为数字政府试验的主要经验。

大数据的“信”与“用”

在国内许多地方,由于企业“画像”模糊,政府部门对企业的监管往往是“平均用力”,使得监管服务的业务量巨大。而在简政放权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前置审批事项改为备案或后置,如何完善事中事后监管,使得“放”的同时能够“管”得住,同样是一门学问。要解决这些问题,其中一条途径就是认清企业的“画像”,集中更多精力监管“坏企业”。

横琴的税务部门正依托税务大数据开展“试验”,以看清企业“画像”,推动监管服务效能的提升。

2017年10月10日发布全国首创的税收遵从指数,就是“大数据试验”的重磅产品。这也是广东自贸试验区横琴新区片区的改革举措之一。横琴税收遵从指数指标体系,包含了遵从意愿和能力、遵从行为等2个大类,8个子类别及29个具体指标。在纳税人自主申报、税务机关合法管理等传统税法遵从度内容基础上,横琴纳税遵从指数体系创新加入了企业内控指标,对纳税人的税收遵从意愿、能力、行为等方面进行了明确规范。比如,企业管理层对内部涉税工作的参与度,企业办税人员对税收政策的了解程度,企业按期准确申报纳税及加强涉税风险管理等方面内容。

这本质上是一种“信用指数”,其生成机制充分“挖掘”已有的税务大数据,企业有没有按规定纳税的“画像”一目了然。税收遵从指数就像一把公开透明的标尺,供企业对照参考,从而有效帮助企业降低税收遵从风险,同时也为税务机关实施精准服务提供支持和开展分级分类管理提供依据。

横琴新区工商局发起的另一项改革举措——失信商事主体名单长效机制,也同样运用了“分级”和“奖励诚信者”的思路。不过,这项改革举措并不是采取构建指标模型的方式,而是商事主体行为记录与“失信行为”清单的对碰,形成“失信榜”。

横琴新区工商局已于近期形成涉及3759家商事主体的首批失信名单,并通过横琴工商官网、横琴官网、信用横琴网、横琴在线等官方媒体予以披露,向全社会推送。

在利用大数据完成“分级”后,政府部门的管理和服务将更容易开展——讲诚信,遵守税法的“好企业”获得更便利的待遇,而税收遵从度较低的企业则会得到税务部门的“加强照顾”,直到这些企业变成“好企业”为止。

无独有偶。在过去的实践当中,广东自贸试验区南沙新区片区同样发现数据的价值。该片区正在实施的市场监管领域综合执法的“联合双随机”抽查,依托的是该区的市场监管和企业信用信息平台——系统自动生成涵盖工商行政管理、质量技术监督、食品药品安全监管方面的具体检查事项清单。执法人员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对企业的检查,检查结果将向社会公示,并进行充分运用,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约束机制。

“我们希望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监管效应。” 横琴新区工商局局长吴创伟说,“但我们并不是要惩罚企业,而是要让企业变得更好。”

推动信息共享

打破信息壁垒和“孤岛”,构建统一高效、互联互通、安全可靠的国家数据资源体系,一直是顶层设计的方向。这是广东自贸试验区正在努力的方向。

吴创伟表示,如果建立横琴新区统一的数据共享平台,整合政府部门的数据信息,政府部门可能即时调用查询其它部门的信息,将极大推动行政效能的提升,真正做到线上线下的部门协同。

吴创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举例说,相对过去各部门各自监管检查,部门间的联合检查是一种进步,极大减小了对商事主体的影响。如果一旦实现数据共享互通,甚至联合检查都可以省去,一个部门可以帮别的部门核对现场材料和电脑材料是否一致,提醒企业到对应的部门办事。

“比如说,安监部门人员来检查电梯,通过数据共享系统发现企业还没有交税,他可以提醒企业到税务部门交税。”吴创伟说。

吴创伟的设想正在逐步转变为现实。与此同时,横琴已经意识到立法的问题。商事主体“失信”榜的呈现,其数据来源不仅有工商、税务等政府部门,甚至还包括银行、保险、横琴澳门青年创业谷等非政府部门的数据。而南沙的市场监管和企业信用信息平台,也同样汇聚了不同部门的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挂牌即将满三周年的4月11日,广东自贸试验区南沙新区片区宣布,将前述信用信息平台升级至2.0版,加快完成接入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推动实现跨部门、跨层级、跨区域信息共享,全面归集企业在工商登记、税收缴纳、社保缴费、安全生产、质量监管等领域的监管和信用信息,形成覆盖企业全生命周期的监管与信用档案。

广东自贸试验区的前海蛇口片区,则将数据共享推向更大范围。目前,前海正推动港人港企数据认证服务平台上线。这是国内首个支持香港数字证书的电子政务应用。

数据之所以能够共享,除了相关部门、机构之间对数据有需求之外,更重要的在于立法的保障。例如,横琴就有《横琴新区商事主体信用信息管理暂行办法》,明确信息归集、信息公开与共享、分析及应用等内容,试图实现信用信息统一归集,以及信用信息综合分析运用。

吴创伟还提到,商事主体信用信息的未来就是智能化。横琴正在推进企业智能服务平台,推动商事主体信用监管智能化,改变传统的依靠人力监管方式,实现大数据分析基础上的精准监管和治理。

横琴新区目前运用智能化的例子已有“企业专属网页”改革举措。企业专属网页是广东自贸区力推的一项改革之一。广东自贸区办公室于2016年8月就此在横琴召开了现场会,显示出对横琴这项探索的肯定。目前,横琴新区的4万家企业均开通了企业专属网页。在职能部门数据共享的基础上,企业专属网页归集了税务办理、工商注册登记、投资备案、投资核准、财政资金申请、证照年审年检等办理事项,同时还有横琴新区的政策宣传信息。横琴版企业专属网页的特色在于运用算法实现智能化的信息推送,不同企业的专属网页的内容并不相同。(编辑 吴红缨)



此稿件来源企业或互联网。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或修改。

关键词: 粤津闽自贸区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