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上市进程戛然而止 珠海银隆陷困局
2018/6/12 10:00:01    来源:时代周报

  2017年新能源客车市场动力电池搭载量为14.3GWh,其中磷酸铁锂电池12.84GWh,占比90%;钛酸锂电池只有0.57GWh,占比3.99%。

  2017年新能源客车市场动力电池搭载量为14.3GWh,其中磷酸铁锂电池12.84GWh,占比90%;钛酸锂电池只有0.57GWh,占比3.99%。

三伏夏季,珠海银隆已接连告急。

据悉,自今年1月爆出拖欠供应商货款之后,珠海银隆在过去半年关于停工、裁员和新能源客车积压等消息不断。而近日,广东证监局披露的最新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显示,珠海银隆终止上市辅导,在公司盈利大幅下滑下,这一消息无疑是雪上加霜。

这也意味着在历经9个月的上市辅导期后,珠海银隆上市之路戛然而止,公司资金将承压。时代周报记者致电珠海银隆,希望了解更多情况,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从名不见经传的锂电公司到明星企业,珠海银隆两年经历了跌宕起伏,而随着行业补贴退坡,诸如沃特玛及珠海银隆等知名企业均将经受行业拐点考验。

IPO受挫

据悉,5月30日,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网站披露了最新一期的广东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该表格显示,招商证券担任银隆新能源的上市辅导机构,备案日期为2017年5月17日,最新进度时间为2018年1月17日,珠海银隆新能源的辅导状态栏已显示为“辅导终止”。

对此,截至目前暂未能获得企业关于此次终止上市辅导的回应。不过,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即便珠海银隆没有终止上市IPO辅导,预期其今年营收及利润同比去年会有大幅度的下降,“财务状况达不到上市的基本要求”。

事实上,珠海银隆近年来的营收能力不甚乐观。其一度将2017年销售目标定为向300亿元冲刺,不仅最终没能实现这一目标,并且其财务数据已经稍显疲软。珠海银隆的财报显示,2014–2016年,珠海银隆的营收分别为2.48亿元、38.62亿元、78.9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66亿元、4.16亿元、8.36亿元。2017年,珠海银隆营收虽然达到87.52亿元,但其净利下降了67.94%,仅为2.68亿元,盈利能力不及两年前。

据了解,营收大幅下降的背后,2017年银隆电动客车实际销售从2016年的5285辆,锐减到只有3355辆。此外,公司负债率也居高不下。银隆2017年资产总额约315亿元,负债总额达到237.67亿元。

今年1月一枚重磅炸药扔向银隆,据数据统计,包括电动汽车充电储能设备、磷酸铁锂电池等供应商在内,银隆所欠货款至少为12亿元。供应商之一“珠海思齐”方面表示,自2016年10月之后,银隆的回款就开始不及时,最后一笔回款是2017年1月20日,200余万元。

在此4个月后,媒体消息再次爆出,银隆新能源位于邯郸武安的汽车产业园出现大面积停工、员工离职的情况,而媒体实地走访也实证了这一情况;此外,成都市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的整车厂在最近三四个月内处于半停工状态;天津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潮自曝,因资金预算和充电站基建等不足,天津银隆目前有价值7亿元的500辆新能源汽车在厂区积压等。

极速扩张

据了解,珠海银隆的前身是广东银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由魏银仓在2004年注册成立。2010年,珠海银隆耗资5750万美元收购了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奥钛纳米科技有限公司53.6%的股权,获得了钛酸锂电池技术和生产线。

2016年,怀揣“造车梦”董明珠将目光瞄准了这个同在珠海的动力电池及客车整车制造企业。在格力收购无果之后,毅然投入个人全部资产,联手王健林执掌的大连万达集团、刘强东麾下的宿迁涵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集集团以及神秘股东北京燕赵汇金国际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共同为珠海银隆增资30亿元。

董明珠、王健林,两个商业大佬的光环加持下,珠海银隆一时之间跃升为新能源行业中舆论的焦点。而在获得大笔的资金后,珠海银隆开启其全扩张的步伐。资料显示,在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珠海银隆在兰州、南京、天津、洛阳等多地共计签署11个新建产业园区,其中7个在建,累计总耗资超过800亿元。再加上此前银隆在广东珠海、河北石家庄、河北武安等地的生产基地,银隆横跨全国的版图正在逐步形成。按照规划,2020年的银隆产能目标是10万辆。

而对于上述的停工,银隆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银隆创始人魏银仓留下了一些黑洞,目前银隆围绕产品质量、供应链管理、生产制造等进行内部整顿。由于银隆高管团队发生较大变动,新的管理理念和标准的实行,导致供应商体系重新洗牌,一些供应商因质量问题而未能拿到货款。

事实上,自董明珠入主珠海银隆以来,公司高管团队在短短的半年里几经变化了,公司的运营理念和模式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董明珠正用其铁腕手段强力而快速地对珠海银隆进行“改头换面”的改造。

如何走出困境

在业内看来,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及行业关于“骗补”现象的肃清,是包括沃特玛及珠海银隆等企业遭遇资金危局的主要原因,毕竟在2017年银隆87亿元的营收中,补贴就达到了21亿元。

不过在补贴的影响因素之外,稍有不同的是,珠海银隆在过去一年里大跨步扩张在很大程度上也造成了如今的境地。在分析师墨柯看来,珠海银隆的钛酸锂电池生产路线,实际上是市场容量不足以支撑其生产规模。

据悉,相比如今在密度及续航能力占优势的三元材料,珠海银隆的钛酸锂电池技术路线在市场一直被谨慎看待。墨柯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钛酸锂动力电池有着明显的优势,却也有着明显的劣势。前者是—钛酸锂可以大功率的充放电,同时相比一般电池仅2000次的循环次数,钛酸锂电池可以达到1万次,不过因为这一技术路线的电池能力密度低体积大,且成本高,仅适用于功效要求较大的一些汽车。

“因而钛酸锂电池其实是小众市场,并不能消化大规模的产品生产,也不能支撑企业业绩持续保持高增长”。2017年国内统计数据就印证了这一点。据悉,2017年新能源客车市场动力电池搭载量为14.3GWh,其中磷酸铁锂电池12.84GWh,占比90%;钛酸锂电池只有0.57GWh,占比3.99%。

有业内人士就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钛酸锂电池的技术路线不及磷酸铁锂,并不看好银隆在动力电池领域中的发展前景。

墨柯认为,和沃特玛一样,在短时间内上市无望之下,寻找新的战略投资人或引入新的资金是珠海银隆避免公司情况进一步恶化的所会采取的措施。他认为,一方面珠海银隆可以引入资金来保障公司继续运作,另一方面则需要把之前铺得过大的盘子收缩。

“好在相比沃特玛,董明珠的声望及融资能力都稍胜一筹,据说珠海银隆目前也要做三元锂电池。此外,钛酸锂电池的性能实际上更适合发展储能,未来在这一领域也有发展前景,不过目前储能市场还未成形,短时间还不能有所见效。”



此稿件来源企业或互联网。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或修改。

关键词: 上市 珠海银隆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