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建筑装饰网 >>新闻中心 >>房产
央行定向降准 防范资金违规流入楼市
2018/6/28 15:57:19    来源:中国建设报

  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增强银行小微信贷供给能力后;

央行定向降准正式落地。

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增强银行小微信贷供给能力后,6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以下简称“央行”)宣布: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及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以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央行表示,今年以来,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签约金额和资金到位进展比较缓慢,考虑到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是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主力军,可通过定向降准释放一定数量成本适当的长期资金,形成正向激励,提高其实施“债转股”的能力,加快已签约“债转股”项目落地。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商行在支持小微企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对其实施定向降准,有利于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增加银行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改善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是为了支持充分体现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的“债转股”项目,不支持“名股实债”的项目和“僵尸企业”债转股。

年内第三次降准

据介绍,此次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定向降准可释放资金约5000亿元,同时撬动相同规模的社会资金。央行表示,相关银行要建立台账,逐笔详细记录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实施情况,按季报送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

同日,央行还决定下调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2000亿元,主要用于支持相关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发放小微企业贷款,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据悉,此次定向降准是年内的第三次降准,前两次分别在1月和4月。第一次是1月25日开始实施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约4500亿元。第二次是4月17日晚间,央行决定,从4月2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

近日,中国政府网消息显示,为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将“支持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列入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的五项工作之一。

值得关注的是,“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这一表述贯穿在央行三次定向降准的文件中。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我国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较为突出。此次定向降准有利于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有利于加大对小微企业等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属于定向调控和精准调控。

海清FICC频道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此次定向降准本来就是“稳健中性”货币政策相机抉择的应有之义。“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绝对不是“一成不变”的货币政策,其内涵应当是跟随经济形势的变化而采取相应的货币政策。

在华泰证券(601688,股吧)宏观首席分析师李超看来,支持小微企业贷款仍是重点任务,但也鼓励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运用定向降准和从市场上募集的资金,按照市场化定价原则实施“债转股”项目。

瑞穗证劵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称,去杠杆的攻坚战不会改变,但相比于今年以来过紧的政策,为防范无序去杠杆,货币政策或迎来微调,即灵活应对经济不同时期及去杠杆不同阶段流动性的需求变化,更多地通过降准、MLF(中期借贷便利)等政策组合进行流动性调节,以体现货币政策相机而动的新思路,实现稳增长与防风险的紧平衡。

中国民生银行(600016,股吧)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未来仍有空间、有必要实施定向降准的操作。首先,中国宏观经济在下半年存有不确定性;其次,外界环境波动可能影响外汇占款变化;最后,此次降准后仍处于历史高位,在国际范围也属高位。所以,通过进一步降准有助于释放市场长期资金,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警惕各类违规资金流动

此次降准将对楼市产生哪些影响?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央行这一轮降准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保证企业的流动性,主要是小微企业的流动性,精准向实体经济“注水”,绝不是楼市、股市。

同时,他认为,定向降准不是为了给楼市“喘气”,但楼市将有所获益。从历史看,降准对于房地产来说是利好,能缓解资金面压力。今年1月~5月,房地产企业销售业绩涨幅逐渐放缓,随着资金压力的加大,融资需求上涨。在规模化竞争格局背景下,房地产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更加迫切,海外发债成为房企短期融资渠道的主要选择。

今年5月,同策研究院监测的40家典型上市房企完成融资金额折合人民币共计451.17亿元,环比4月的769.12亿元减少41.34%,融资总额成为近1年(2017年5月至今)来最低额,融资情况不容乐观。

在同策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宏伟看来,今年,叠加银信业务、委托贷款、企业债、海外融资等渠道进一步收紧,房企面临融资困境。在融资渠道收紧的背景下,房企惟一能做的就是“高周转”,尤其是通过三四线城市的项目提升全公司的销售业绩。

据了解,由于三四线城市楼市调控政策面限制较少,基本上可实现“拿地即当天开工,4~5个月即可开始回款”,一年的资金可周转3次左右。

从房企资金兑付压力来看,张宏伟预计,2018年三季度,由于回款目标压力、资金兑付压力、资本市场“借新还旧”渠道收紧等因素,更多的房企会放弃价格“底线”,甚至有的企业会因为资金兑付压力而主动降价,通过主动“大幅降价”回款的现象将越来越多。

有人担心,这次降准会推高房价。“此次降准是国家为了贯彻落实国家政策,推动‘债转股’发展,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所进行的比较精准的宏观调控,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影响不必过分担忧。”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江瀚表示,此次降准目标明确、执行者具体、方向非常突出,只要政策能够真正执行到位,将会很好地贯彻“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理念。同时要防止降准政策被变相利用,警惕和严防企业借降准套出银行资金用于房地产,或者有不法分子变造项目让银行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降准本身和楼市的关系不大。但考虑到近期楼市交易量反弹、价格有所上升、房地产开发投资数据位于两位数水平、股市低迷等因素,后续要警惕各类违规资金的流动,尤其是借降准将资金投入楼市,否则会干扰既有的楼市调控思路。在后续降准的基础上,严管资金流动、防范资金违规进入楼市是监管部门和银行部门需要密切关注的。




此稿件来源企业或互联网。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或修改。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