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亚振家居拉高闪崩:大股东拉高减持还是庄家操纵股价
2018/9/30 9:11:10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8月暴涨,9月闪崩,亚振家居为何在没有任何利空的情况下反复大幅震荡?

  8月暴涨,9月闪崩,亚振家居为何在没有任何利空的情况下反复大幅震荡?亚振家居的跌停难道又是因为大股东减持?根据数据推算,流通盘里正在减持的大股东已没有多少子弹,而做高股价真的是大股东所为吗?仅仅是为了掩护大股东出货还是另有原因?

9月28日,亚振家居在经历了连续4个跌停之后,终于赢了大笔资金进场解救,但当日依然收跌。亚振家居走势独立于大盘,低流通盘却屡屡放出大量,种种迹象均值得焦点集中的市场注意。

这一切的发生,要从9月22日开始说起:当日亚振家居开盘以后股价突然闪崩,直奔跌停,盘中虽然有资金进场翘板,甚至一度翻红,不过最终还是封死跌停板,全天达成天量成交额3.4亿元。消息面上,该股当日并未出现任何利空。

从最近2个月亚振家居的走势看,其既不跟随指数,又不同步妖股,走势“不食人间烟火”。自8月1日以来,公司股价从11.55元涨至最高的17.44元,期间偶有回调,但总体呈现出单边上扬的态势,累计最大涨幅超50%。而同期,A股市场可谓一片狼藉,大盘屡创新低,人气极度低迷。

而从二季度披露股东持股来看,这家公司突然为顾巧英等7个自然人扎推其流通股,而这些名称,也同时出现在其余“妖股”中,不免让人怀疑该公司已经遭遇认为控盘。

闪崩究竟为何?难道又是大股东减持了?

从目前的股本结构看,亚振家居自2016年12月15日上市以来,尚有71.25%的股份没有解禁,而解禁日期是2019年12月16日,距离现在还有1年多的时间,暂时对股价不构成威胁。

截止6月30日,亚振家居十大流通股东里,江苏盛宇丹昇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昇投资)是最大股东,持有383万股,占总流通盘的6.09%。。其余都是自然人,持比例从1%-1.8%不等。

据公开资料显示,丹昇投资成立于2008年10月,注册资本为2.1亿元。公司于2012年12月28日投资亚振家居2750万元,占股5%。4年以后,亚振家居上市,发行价格7.79元,总发行股数54,749,500股。

从招股说明书上看,当时的股权结构中,上海亚振投资有限公司持股85%,上海恩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75%,上海浦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75%,丹昇投资持股5%。按上市首日收盘价11.02元计算,丹昇投资这笔投资上市第一天就净赚了6000多万,此后股价节节攀升,最高到过37.56元。

2018年开启减持之路

十大股东历史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12月31日,这4位原始股东中,丹昇投资的股份类型由限售股变为了流通股,当时丹昇投资持股821万股,还没有出现减持行为。其余3大股东均要等到2019年12月才能解禁,所以丹昇投资便开始了他一个人的减持之路。

2018年第一季度里,丹昇投资通过二级市场减持了约219万股,减持比例26.67%。有趣的是,在第二季度里,丹昇投资减持了相同的股数,似乎是和上市公司商量好的。截止6月30日,丹昇投资还有383万股在手上。

这半年里,亚振家居的股价最大跌幅约23%。不过这样的跌幅恐怕不能全怪在减持问题上,首先丹昇投资所持股份比例并不算太高,砸盘力度有限。其次,当时这一阶段里,大盘跌幅之惊人,跌速之快不输给大熊市,上证指数从最高3587点,砸到3000点,相比之下亚振家居的表现还挺抗跌的。从这个事实来看,丹昇投资上半年以来的减持还是挺“温柔”的。

但是从6月底到7月底这段时间,股价走势上出现了一些变化,由于市场的低迷,叠加亚振家居本身不具备太多热门题材,上市公司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危机愈加明显。

据统计,自6月25日到7月31日期间,亚振家居经历的27个交易日里,有21个交易日成交额低于1000万,其中6月27日成交额仅390万,7月10日成交额仅360万,7月20日成交额仅302万。尽管亚振家居流通盘不到10亿,但是对于一家上市不久,次新股属性还未完全被淡化的公司来讲,这个流动性是很难有作为的。用老股民的话说,不怕股票暴跌,就怕流动性枯竭。

截止6月30日,丹昇投资手中还持有383万股,按照当时的股价波段区间来估算,丹昇投资手中还有约4300万左右的筹码。如果要强行出货,以当时的流动性势必要砸穿股价,依照丹昇投资之前的减持风格,以及整个7月平稳的股价来看,丹昇投资这4300万应该没有选择马上出货。

重点来了,4300万实在算不上太大的数额,丹昇投资2012年投资亚振家居至今,早已赚了盆满钵满,理论上讲,丹昇投资为了这区区4300万把股价拉高50%再出货,显得意义不大,而且会承担额外的风险,从公开资料看,丹昇投资过去曾参与投资了花王股份、科思股份等具备上市潜力的公司,且都获利颇丰,暂时没有数据证明丹昇投资有过坐庄的记录。

根据公司半年报数据显示,其营业收入为197,996,287.60元,同比减少22.0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876,063.54元,同比减少177.86%,业绩出现了大幅下降。而其多品牌的战略也没有取得进展,不仅门店数量下降,由去年的145家下降至131家,而且库存相比去年也增加了逾17%。股价的逆势上涨与基本面并不相符。

从亚振家居大股东股权质押的情况看,截止2018年8月14日,质押市值仅14.77万元,大股东完全没有股权质押的压力,更别提触及平仓线的风险了,叠加限售解禁日尚早,急于做高股价的理由也不充足。

联合坐庄?

除去流通股头名之外,2018年年中,公司流通股名单出现了大量值得注意的自然人股东。

截止6月30日显示的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顾巧英、郑蓝、陆培元、郑国、冯贤林、顾多林、唐月娟等多个自然人股东,而且这些自然人几乎都是在相近的时间段进场,合计持股约530万股,共计6000万元。

进一步的数据显示,这些自然中,大多数人还同时持有了菲林格尔,该股与亚振家居属性非常接近,都是待解禁次新股,流通盘极小,非常易于大资金操纵股价。

以上自然人不排除存在“拖拉机账户”的可能,根据以往此类账户的操作特点,拖拉机账户应该还不止这些人,十大流通盘之外应该还有更多的关联账户在一起。而这些在6月30日之前就到位的账户,更像是拉升股价前的吸筹行为。

从8月1日到9月21日,亚振家居开始放量,日均成交量达到3000万元左右,8月15至17日,连续3个交易日成交额到达6000万,9月16日达到7600万,9月17日接近1个亿。和7月份的情况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18年6月30日,亚振家居的股东人数为13400人;8月20日股东人数降低到了12500人;9月10日,股东人数仅仅只有10500人。股价不断走高、成交量异常放大的过程中,股东人数却减少了20%。也就是说参与的人越来越少,可投入的金钱却在猛增。

综上来看,有大资金介入尝试坐庄的可能性难以排除掉,也许和上市公司本身并无太大关联。不过不能排除丹昇投资手上那4300万(估算值),一定程度上给庄家提供了一定的弹药,两者是否有关联,暂不得而知。



此稿件来源企业或互联网。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或修改。

关键词: 家居 亚振家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