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汇明董事长钱之毅:非遗传承 做A+品质
2019/3/5 9:46:16    来源:中国建筑装饰网

  2019年3月1日,第二十七届北京墙纸墙布窗帘暨软装饰展览会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隆重召开。在展会现场记者采访到了汇明提花董事长钱之毅先生。

2019年3月1日,第二十七届北京墙纸墙布窗帘暨软装饰展览会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隆重召开。在展会现场记者采访到了汇明提花董事长钱之毅先生。

汇明提花董事长:钱之毅先生

记者:请您先谈谈您觉得这个展会从一开始到现在,有什么变化吗?

钱总:我们汇明从2012年开始参加北京软装展,最开始参加展会的时候,这里给我感觉像个菜市场,在展位上吆喝着卖版本。当时我觉得这个行业很有意思,这样就能做市场,卖版本能挣钱,然后经销商买货订货又能赚钱,这个行业好赚,就是不规范。但是到了今天就不一样了,大家都很重视打造品牌,塑造品牌。比如他们讲的绍兴F4,嘉兴三剑客。嘉兴三剑客:领袖、玉绣、钱庄;绍兴F4:汇明、艾是、红宝石、可罗雅。当然,这是非官方的说法。这些品牌不管从形象、管理、客户等方面都做的很棒。看展会的变化就直接反映出行业的变化。

钱总:从2012年到2019年,行业里品牌开始逐渐的树立起来,产品开始逐渐的丰满,逐渐开始关注自己的版权。大家都开始做版权登记,去扼制抄袭之风,注重品牌意识。能力差一点的企业去购买画稿,能力强一点的企业跟国外的设计公司进行合作,大家都开始维护自己的权利,这是我看到历年来的变化。

钱总:汇明从2012年到2019年,我们一直坚持自己做品牌的路线,从0开始做品牌逐渐提高市场对我们的认可度,一直到现在有一批我们的客户跟着我们走。不管是我们的培训,全国巡展,组织联动,到我们新的A+概念,都愿意接受、参与进来。

钱总:汇明今年推出A+标准的概念,我们的纺织品本身通过了国家A类纺织品的检测标准。A类什么概念?亲肤类标准,可以做内衣,婴儿服可以使用。但是我们希望在A类标准上面再加一个加号,A+,赋予产品防水、防霉、抗菌、除甲醛等等的能力。我们希望在A类上面再加一种新的标准,把这种A+标准作为行业标准,最高标准,把标准提升,越做越好。

记者:如果用学籍阶段来形容现在的行业,您觉得现在出一个什么阶段?

钱总:如果从阶段来形容,最开始是婴儿阶段现在开始到小学了,仅仅是开始上小学,大家还在学习外形,内涵这一块我个人觉得都还没有达到,包括我们。我们做了二十几年的提花,汇明在中国被称为四大提花王之首,提花是我们最强的部分,提花工艺的文化传承有三千多年的历史,我希望把这个富有历史文化内涵的东西夯实,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这个工艺的来源,让更多的人知道汇明是想打造一个民族品牌,我们使用的这种工艺是民族性的,是我们中华民族独有的,以此为基础把品牌文化树立起来,产品文化就有了,最后会形成我们汇明的企业文化。以企业文化梳理内部,以品牌文化是向外传导,以产品文化为载体,呼应了改革开放40年来产品的需求变化,从量的消费到质的消费,然后到文化的消费。如果每个品牌都能在这上面用心,这个行业才能叫成熟。

记者:据我了解,汇明一直是以现代织锦传承人的身份在做品牌,做产品,那么今年汇明的主打产品是什么?

钱总:去年我把国家非遗班里的传承缂丝工艺的同学拉过来一起搞产品研发,今年是把另外一个同学云锦传承人也拉过来了。郭俊大师是国家认证的云锦非遗传承人。云锦是古代专供皇室的面料,只有皇帝才能用的一种面料。我想让更多的人来认识这种真金白银织造的东西的文化历史是什么样子。我们很多经销商看到这个东西很惊讶,很愿意听里面的历史故事,想知道为什么它们如此珍贵,16800一米。那是前人以手工制作的布,里面的金丝是真的黄金金丝不是替代品。他们很愿意来听这个故事,了解这段历史。通过这个过程他们知道了,提花原来有如此雄厚的文化底蕴,而汇明传承了这些。包括我们这幅镇店之宝,这幅作品把现代织锦演绎到极致了。


记者:据说说云锦的制作工艺相当纷杂,耗时很长。听说机器是做不出来的。是吗?

钱总:首先,云锦工艺设计是靠计算,云锦的设计师先得会计算才能设计,设计好了以后再交给织造的工人织出来。比如:郭俊大师做好文本设计,想织一幅什么样的图案,他在脑子里先设计好,然后开始编组织。说到这里我建议你去参观一下云锦博物馆,那里你就能看到那种大型的手工织机,上面所有的信号、数据就像二进制代码一样,这个绳子打了一个结或者打两个,就代表着某一种信号给了这个机器,这些工作是大师他先设计好的。设计完了上了机器,织造过程是在龙头上面,有两个人在提那个东西,下面有人在织。负责织的人,他是不知道他在织什么。织出来以后才知道,这是一条龙。而且它是一次成型不可修改,它不像刺绣,绣的不好马上拆掉重新绣一下。这是难在这里。

钱总:为什么机器不可织造呢?我刚才说了,它是真的金箔银箔拉成的丝,手工出错是会断掉、会变形的。这是一,第二个,织造大师在织的时候是有手感的,就跟我们炒菜似的大师傅一样,外国人说你们中国的菜谱要量化,需要0.3克盐、0.1克的味精、50克的青菜,炒出来一盘菜。按照这个标准炒出来的青菜我说个网红词语形容“没有灵魂”。中国人的厨师是怎么做,手掂量一下,什么样的火候我掂几下炒勺,菜出来色香味俱全,这就是大师。制作工程中那种轻微的变化一定是人的大脑来控制。这就是云锦不能用机器做的原因。而这些机器是取代不了的,如果要取代的话,有可能以后的智能AI能够取代,它自己会学习、会判断的。现在有没有人用机器纺云锦呢?也有,但是它是死的,人织出来的那个面料是活的,是这样的区别。

记者:听您这么一说还真是很深奥。

钱总:对。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真的是非常神奇的,有几千年的底蕴在这里面。

记者:我们再聊聊经济形势,去年经济学家预示了,2018年不会是一个好的年景,2019年可能还是不会好。有人说2019年会不好,但是后面十年最好的一年,就是说可能会长期处于经济下行。您怎么看?

钱总:我是这么理解,这个就跟人的成长一样,我们过的每一天是我们最年轻的一天,珍惜就好。好多人说,当年生意好做现在难。我告诉你以后会更难,人只会越来越老,不可能越来越年轻。环境是会随着市场的竞争变得会越来越难,这个难是针对于你不动的情况下。你固守一隅,当然越来越难。如果你能够跟着趋势去变化,去完善你自己,你还会难吗?每一个行业都有它自己的成长,墙布成长飞快。行业数据证明都是往上翻的,我相信2019年还是会翻。这里面就呼应了马云那句话,大环境确实很不好,但是大环境真的会跟你有关系吗?你如果好,大环境不好,你继续好。如果大环境非常好,但你自己不努力,你还是会差。就像马云说的,你先完善自己,把你自己管好,把你企业的KPI管好,把你的人管好,把这个完善了,外面再怎么变化,你也不会败的。这就是自信心和你对你企业能力的把控,决定了你好不好,不是外在的好不好。这是我的一个认知。

记者:国家一直在推行“一带一路”,要走出去,是不是也跟国内环境或者说缓解国内经济形势有关呢?

钱总:我觉得这是两个概念。走出去,向外界证明我们的能力,证明中国制造。一是向外面去证实,第二个是我们的内需要拉动,但是你还是要自己找外围,“一带一路”往外去扶持,或者产品往哪些方向更多的出口,会对自己企业更有利一点,国家是往这方面去引导,这是我的认知。

记者:汇明在这方面有什么布局吗?

钱总:我一直在做外销,我有两个事业部,面料事业部和墙布事业部。面料事业部二十多年来,主要是做外销提花,通过国外代理有渠道,并且比较丰满。我们现在迟迟没有走出去的原因,是我觉得我们内功练的还不够。我今年去了越南,越南铺天盖地的日本雅马哈的摩托车,没有中国的。因为中国摩托车曾经在那边犯了错,所有的越南人不会再认中国品牌,所以他买日本的摩托车。那时候根本就不顾及质量问题,不顾及售后,人家一下子就不认可中国产品了,是这个问题。我们深刻的知道这些,所以产品你要想走外围去,得把内功练好。内功练好了,出去必须一炮打响。你得准备充分,在你的能力范畴之内,你要准备充分。在你的能力范围内你都没有准备好,你往外走,一旦错了,你就没有机会了,或者说你再去更正,成本会非常巨大。所以我们在定性的时候,是说我们要把自己内部管好,内部升级好了,再往外走怎么走都可以。像华为,人家的开发费用是销售额的多少,人家内功练好了,走到哪里去都行。价格比国内市场高,为什么?人家内功好。

记者:听您这话,绝对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企业。

钱总:必须的。

记者:不光是墙纸墙布,整个出口行业都应该是这样。

钱总:对。我们经常讲做生意,什么叫生意,你需要我正好有,我提供了这个产品、提供了服务,你给我合理的报酬,这是生意。我们往往有些时候忘掉这一点,不管你要不要我都要给你,弄得别人都恐惧,都怀疑你这有套路。现在需要慢下来,夯实,这才是正路。

记者:好的,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此稿件来源企业或互联网。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