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欠债超4500万 清远一陶企等人接盘
2019/8/5 9:40:32    来源:陶城报

  7月30日下午,清远市俊成陶瓷公司门前杂草丛生,乌云笼罩。当天,该公司发生了两件事:债主拉横幅讨债;价值1300多万元的瓷砖被拍卖——600×600抛光砖坯共180多万片,拍卖价4元/片;800×800抛光砖坯约77.3万片,8元/片。

7月30日下午,清远市俊成陶瓷公司门前杂草丛生,乌云笼罩。当天,该公司发生了两件事:债主拉横幅讨债;价值1300多万元的瓷砖被拍卖——600×600抛光砖坯共180多万片,拍卖价4元/片;800×800抛光砖坯约77.3万片,8元/片。


据了解,该公司欠工资500多万、赊欠货款4000多万,目前还涉及726项诉讼。公司已经停产近9个月但并未公布破产,工人和供应商表示,希望有人接盘。



260万片瓷砖被拍卖


资料显示,俊成陶瓷工厂位于清远市清新区禾云镇云龙陶瓷产业基地,于2009年05月成立,有4条自动化陶瓷生产线,员工1000左右,还建有集体宿舍、员工饭堂。


30日下午,陶城君接到报料后来到俊成陶瓷厂。厂区大门值班室无人值守,陶城君进去后看到,厂区广场堆放着数百摞两米多高的砖坯,任由风吹雨淋。偌大的生产车间也静悄悄,空无一人。窑炉传动件、窑炉转弯台、球磨机、破碎机、除尘器等停止了运行,个别机器上还贴着法院封条。


在工厂宿舍楼一楼,一名留守男子匆匆走过,问清陶城君来意后,他摆摆手说,“你尽快离开,这里没啥看的,基本没人了。2018年11月8日起,工厂就停产了。”


陶城君在俊成陶瓷门口看到一张《公告》。《公告》显示,30日上午,俊成公司在清远市工业园管委会的监督下,在厂区内对被佛山市南海区法院查封的一批砖坯进行拍卖,其中600×600的抛光砖坯共180多万片,售价为4元/片;800×800的抛光砖坯约77.3万片,售价为8元/片,变卖的砖坯由价高者得。



当天下午,在清远市工业园管委会内,十多名来自全国各地、有意购买砖坯的瓷砖销售商集中与当地法院的工作人员商量买砖事宜。


管委会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加紧处理拍卖事宜,不方便接受采访。一名销售商摇着头说:“俊成的这批瓷砖难卖高价。抛光砖多,抛釉砖少。抛光砖市场价不高,难销售。”


陶城君拨打俊成陶瓷公司法定代表人区先生的电话希望了解情况,未等说明来意,区先生匆匆挂断电话,也未回复短信。


欠款4500万 726起诉讼


对于当天上午的拉横幅情况,佛山某设备供应商陈先生表示“确有其事”。他说:“不排除是被欠薪的工人听说砖坯要拍卖,前来主张权利的。因为工人们希望这些砖坯能卖个好价,还希望拍卖后能优先发放工资。”



据清远市清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公开信息,2018年11月23日起,俊成陶瓷未依法按时支付776名员工2018年10月份工资389.5775万元和11月1至9日工资115.0279万元,共计504.6054万元。


除了拖欠工资被法院责令执行外,俊成陶瓷还遭遇到众多诉讼。目前,俊远陶瓷已涉法律诉讼726起,其中693起以被执行人身份出现。此外,还有4起民事官司已公告,俊成陶瓷作为被告,正在等待开庭。


记者通过企查查了解到,在被执行案件中,俊成陶瓷还欠下从2万多元到1800多万元的各类债务,合计超过4000万元。其中清远市某公司的陶瓷原料货款就达970多万元。


供应商呼吁接盘


俊成陶瓷曾于2017年新上马了一条瓷砖生产线,上文所述的设备供应商陈先生为这条新生产线提供了设备及安装服务。


据陈先生透露,俊成公司每月均会偿还一部分的设备款和服务款。但截至停产时,俊成公司尚未还清陈先生的设备款。陈先生说:“2017年时,俊成公司刚引来大股东注资,所有的供货商都认为俊成没问题,应该能经营下去,所以也放心地让企业欠款。”


对俊成停产的原因,陈先生认为是瓷砖市场低迷,未及时还款给供货商,从而导致生产停滞,状况恶化,法院介入后产品被查封导致无法销售,最终“爆雷”。


在采访中,设备供应商陈先生说:“现在俊成还没有完全破产。我们希望俊成陶瓷的股东们引进新的投资者,尽快注资让企业恢复元气,希望俊成挺过来后还我货款。不然,我这一年的利润就全没了。”


接盘者在哪里?


据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公开的数据,2018年全国退出规模以上建陶企业137家,2019年1-5月,全国又有104家建陶企业被淘汰出局。从2017年开始,陶瓷行业偶有接盘者,但大部分都是以租代购,较少全资并购。


2019年7月2日,高安金环陶瓷被罗斯福陶瓷以租赁的方式接手;2018年10月,江西中瑞陶瓷被江西东方王子陶瓷有限公司以租代购的方式接盘;2017年7月13日,江西新景象陶瓷联合袂江西国威陶瓷“以租代购”江西威臣陶瓷等。


据业内人士透露,并购企业的资金投入多则达三、四亿,少则1.5亿;租赁企业的资金投入每条生产线租金大致在每年500-600万,根据生产线设备状况和产能大小不一而论。


但并购陷入困境的陶瓷厂并非易事,有行业人士表示,除了对工厂的资产评估外,还涉及到工人工资、供应商货款,以及原厂相关股东的意见和利益。而且在如今产能饱和,市场需求下行的情况下,很多大企业自身的产能都不饱和,更不会考虑并购新厂。





此稿件来源企业或互联网。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