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美国再添油,床垫最高加税1731%,启示有哪些?
2020/6/12 8:40:41    来源:家具

尊重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同时要建立丰富的、多样化的政策工具箱,以应对各种不测。

中美贸易战至今,在今日(13日)清华大学举行的中美经贸关系学术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表示,除了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外,眼下我们最重要且最应该做的是保护企业,采取精准的政策措施,要给企业充分的预期和积极性,尊重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同时要建立丰富的、多样化的政策工具箱,以应对各种不测。

贸易战正进入胶着状态,而刚刚过去的6月6日(美国时间),美国商务部再次发布公告,因“低价QX,将对中国制造的床垫征收从38 %到最高1731 %的反QX。

在这份关税清单中,包括喜临门、敏华控股、恒康家居(梦百合)以及盛诺集团等知名企业均在名单中,但大部分中国知名床垫企业的实际税率并未执行最高标准(见下文附件)。

如恒康家居被认定的QX最低,为38.56%;敏华、喜临门、盛诺、宜奥等其他几家企业则在单独税率的名单内,QX为74.65%。而最高达到1731 %QX的具体企业名单,美国商务部并未公布。

程序复杂,12月1日确定是否征收

尽管美国商务部发布了这个公告,但并不意味着该关税政策已经正式实施。

根据其司法程序,还必须通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的最终裁定,方能最终实施。以下为本次床垫产品关税的时间表。

因此,正式的关税实施命令至少要等到2019年12月1日发布。

但在此之前,美国商务部仍将指示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根据上述初步费率,向中国床垫进口商收取现金押金。

最近,

中美贸易战再度恶化。

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中,美方突然漫天要价、极限施压,再一次暴露出霸凌嘴脸、强权手段。既然是蹉商,就得有诚意,平等议事、有商有量、互谅互让,最终达成双赢。取消全部加征关税、不随意改变贸易采购数字、协议文本必须平衡,这是基本条件,也是中方的底线,但美方突变的强硬态度,损害了中美双方和全球利益,也违反了美国在世贸组织的国际义务,更是对多边贸易规则的公然挑衅。从美方一系列表现来看,“美国优先”的旗子倒是竖起来了,但“美国战舰”却横冲直撞,破坏国际规则和别国利益,搞得腥风血雨的。

梳理一下,

美方的做法不外乎“两个不”

——

一不高兴就制裁,

一言不合就退群。

比方说,“制裁”,制裁俄罗斯、尼加拉瓜、土耳其、伊朗、委内瑞拉,等等,干涉叙利亚,报复加拿大,挑斗欧洲,搞乱中东,可谓四处点火、到处搅局,整个儿一想与世界为敌的节奏,世界有你不安宁。

很明显,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矛头直指“中国制造”,“一带一路”。作为实体制造业,家居行业也不免涉及其中,特别是一些对美出口依赖性比较大的企业。

值得庆幸的是,在中美贸易战的问题上,大部分国内家居企业出口业务的占比并不高,加上近几年不少家居企业着力拓展国内市场,国内业务收入增速要高于出口业务,境外业务收入占比持续下降,对出口依赖度已经大为降低。

未来,

中国对外贸易摩擦或许将成为“常态”。

对家居企业来说,

这是否意味着企业要放弃海外市场?

正好相反,

积极布局反而是规避风险的有效途径。

其实,家居行业的海外布局之路也已经开启。2018年,包括美克家居、顾家家居、曲美家居、大自然在内的多个家居企业纷纷并购国外巨头。对国内市场来说,国际品牌的加入丰富了产品矩阵,对国外市场来说,这就是企业布局海外市场的一个跳板。

事实上,中美贸易战对大部分家居企业并不会有实质性打击,这种影响更多是一种心理预期和压力,但也给家居企业提了个醒,宏观环境我们无法改变,但及时根据环境调整战略却至关重要。

例如,近年来,“环保”在家具质量评判指标的地位上越来越重要,消费者越来越重视生活健康与生活质量的提高。所以,生产“适时、适世”的家具产品已是不二的选择。再如,重视家具产品的风格设计与趋势把握,以应对一线城市的“人口控制”与二三线城市的“人口吸引”。

事实上,中美贸易战是一把双刃剑,它确实给国内的家居行业、特别是出口企业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压力,但它同时又促使我们在塑造品牌、转型升级等方面容不得半点迟疑,更让我们看到的是巨大的消费规模,回归消费者,洞悉消费结构的升级和变化,抓住机会转型,才能占据主动地位。

中美贸易战虽然确实给家居行业带来了更严峻的市场竞争,但我们更应该要看到的是巨大的消费规模,回归消费者,洞悉消费结构的升级和变化,抓住机会转型,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底气说出:

世界不是只有美国人的世界,地球不是美国人抱在手里独玩儿的橄榄球,美国总统也历来当不成地球的“村长”。

美国2018年对华贸易逆差的确高达4190亿美元,占到了美国全部贸易逆差8790亿美元的48%。然而特朗普(以及不分党派的大多数美国政客)都不愿提起的是,在2018年,美国与102个贸易对象国之间都存在逆差。这一状况其实反映了美国国内储蓄的严重不足,而且这一状况在未来几年还将继续恶化下去,这正是由美国总统和国会2017年末鲁莽的减税措施所造成的。

因此,可以说美国致力于在一份双边协议中解决自己的多边贸易问题,这样一份协议的达成将凸显美方上述意图的荒谬性,它无助于解决知识产权窃取、强制性技术转让、网络攻击、中国国企享有有利的产业政策等诸多所谓的“结构性问题”。在对两国的结构性冲突进行描述时,我们很有必要凸显“所谓的”这个修饰语。事实上,美国的许多指控都建立在连美国法庭都不会采信的不可靠的证据之上。

美方给出的错误论述也让人们意识到了一个更深层的问题:长期以来作为美国和中国经济黏合剂的战略接触(strategic engagement)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猜疑是两国关系发生问题的根源,而且这种猜疑在美中双方都是存在的。美国两党如今认为一切都是中国的错。按照特朗普政府去年6月发表的白皮书的说法,中国对美国未来的繁荣构成了切实威胁。而中方认为美国的遏制战略对自己构成了威胁,这进一步强化了中方对美国的戒备心理。从亚太再平衡到TPP再到特朗普的关税大棒,这些举动令中国人很担心美国会把枪口对准自己以经济发展和民族复兴为内容的建国百年目标。

两国对对方的指责其实是长期以来互信缺失的产物(虽然美中之间是互相深度依赖的)。两国都依赖对方以实现自己的经济增长——作为一个出口型经济体,中国长期以来对此有很清晰的认识,然而华盛顿的那些政治家却似乎对这一点不以为然。其实,美国非常依赖来自中国的廉价消费品、依赖中国购买美债的资金、依赖中国这个美国第三大而且增长最为迅速的出口市场。

无论是人际关系还是国际关系,太过互相依赖的问题在于,这种关系是一种深受互动对象影响的、易变的关系,而且这种关系最终难免落入机能失调的命运。当一方改变互动的模式时,另一方就会感受到威胁,冲突便由此而起。其实,两国经济一直处于动态变化之中,而中国经济的转变尤为深刻——中国经济正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从依赖出口转向依赖消费,从技术引进转向自主创新。相比之下,美国却在固守“美式发展模式更加优越”的傲慢心理。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在与那个“旧中国”打交道时显然是更加舒适的,而面对如今的“新中国”,美国则感到备受威胁。美中两国的互相依赖关系已经进入了冲突期,美国对自身受到威胁的过激反应就是信号。

那么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呢?两国将陷入冲突的困境,而且很难脱身。虽然两国有可能在双边贸易不平衡等问题上达成一份表面化的协议,然而在科技发展等问题上,两国之间的结构性冲突长期来看将难以化解。经济冷战具体是什么样的呢?两国将长期陷入互相谴责的困境,两国将互相加征关税并采取其他制裁措施,各自的经济活力在这一过程中也将遭到削弱。

对于美中两国来说,终极解决方案的来源是唯一的,那就是两国内部的力量。对于中国来说,它应该成功完成国内改革,实现长期以来的经济再平衡目标;对于美国来说,它应该重建国内储蓄,通过投资基础设施、提高工业生产能力、增加人力资本等手段来恢复自己的国际竞争力。对于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来说,我提出的这些要求算得上过分吗?


(来源:家具)




此稿件来源企业或互联网。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的,请注明原文来源地址。如若产生纠纷,本网不承担其法律责任。 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或修改。

关键词: 装修